经常半夜骚扰我的哥哥,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

“咔,咔,咔。”
三道清脆的声音落下,棕色的房门结结实实的落下三道锁,将房内房外彻底的阻隔了开来。 冷沐卉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半晌,灿然一笑,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将耳塞堵在两耳里,安安稳稳的睡觉去了。 是夜。 整幢楼都沉浸在静谧的夜色下,静悄悄的不见一丝的动静,繁星眨动,月色美得让人沉醉。 蓦然,一道沉闷的声音打破了冷家的寂静。紧跟着,‘砰砰砰’的砸门声传入房内冷沐卉的耳朵里,异常的诡异。 “开门,死丫头,冷沐卉,开门听到没有?”砸门声伴随着一道粗嘎的男声不断的叫嚣着。 冷沐卉被猛然惊醒了过来,眉心忍不住皱了皱,看了一眼床头钟,两点?烦死了,喝醉酒就来敲她的房门骚扰她,简直就是个疯子神经病应该关进疯人院去。 呼出一口气,冷沐卉视线稍移,看向门框上的那三道锁,冷冷的笑了。也不管门上的力道有多重,她死活不理,将耳塞里的歌声音调大,非常放心的继续补觉。那三道锁锁上,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即使冷逍和的力气再大,以他那怕疼的性格,也不可能冲破三道锁的束缚撞开她的房门。 “死丫头,你又假装听不到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开门,我就,我就,我就坐在你门口不走了。”冷逍和的声音很是粗犷,喝醉酒更是不知道控制音量,听在别人的耳里异常的刺耳难受。 冷沐卉心里微微烦躁,动了动脑袋用枕头捂住耳朵,眉心拧了拧。 再忍忍吧,再过两个月,她就过十八岁生日了,到时候她能脱离这个家独自搬出去自给自足了,再也不用看后母的脸色,也不用忍受继兄无止境的骚扰和折腾了。 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独自生活,要不是年龄还没达到,她绝对不要住在这幢睡觉洗澡都要上三道锁提防着自己家里人的房子。尤其是这个只会惹是生非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冷逍和,二十五六岁的人不但没有丁点事业,整日游手好闲也就罢了,还成天闯祸,时不时的来骚扰她。 冷沐卉长得很美,是那种恬静的让人一眼就忘不了的美女,冷逍和见着她出落的日渐美丽,心里也像是挠痒痒似的,整日里都难受着,恨不得将她扑倒让她成为他的人。 只是她太聪明冷静,几乎冷逍和眼里有了那一层的变化开始,她便开始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避着他,甚至在门上定了三道锁。 “开门,死丫头,你越来越不知大小了是不是,我是你哥,你敢不听我的话,你信不信我抽你?”门外的冷逍和像是永远不知道疲累一样,不断的用手敲着门。 冷沐卉翻了翻白眼,扯开被子将整个脑袋都蒙了起来,视门外的声音如无物,没多久,便梦周公去了。 这一觉,她睡得依旧安稳,门外的声音持续重复的就像是安眠曲一样,将她哄睡着了,外面也便没了声音了。 冷沐卉的生物钟极准,天一亮,她便掀开被子穿戴整齐,伸了伸懒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见外面的阳光逐渐刺眼,她这才打开三道锁,拉开了房门。 地上传来呼噜噜的声音,鼾声阵阵,酒味极浓。冷沐卉皱了皱眉,正想伸脚将挡着路的冷逍和踹到一边去。大门处却在此刻传来‘咔嚓’的开门声。 冷沐卉微微抬眸,瞬间对上一双含着怒火刻薄的眸子,下一秒,尖锐的声音紧跟而起,“冷沐卉,你是怎么照顾你大哥的,你就让他睡在地上不闻不问?你是死人啊,父母不在家都不知道尽一下当人妹妹的职责吗?”

冷沐卉表情淡淡的,听到她刺耳的声音眉心微微烦躁的拧起。她没理会女人的尖叫,微微抬眸看向跟着女人身后进门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爸,你回来了。” 冷云且看了身边的妻子一眼,张了张嘴,好半晌才开口道:“卉卉,你先帮你哥扶回房间去吧,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醉了一夜了,先扶他回去休息,不然待会着了凉了。” “……”冷沐卉冷冷的轻哼了一声,着了凉?他只担心这个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儿子会不舒服会着凉,就没有问过她这个亲生女儿有没有受到他的骚扰受到他的危害? “你听到没有,还不赶紧将逍和扶回房去。”郑优厉眸狠狠的剜向她,颐使气指,嚣张的不可一世,看冷沐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样,俨然将她当成下人一般的吩咐。 冷沐卉抿着唇瓣抚了抚刚刚开始有些发皱的衣服,声音清淡冷凝,一点都没将她的话放进耳里。“抱歉,我还有事,你自己扶。” “你……”郑优气得牙根咬得紧紧的,伸手一把拧向身边的冷云且,“看看你教的好女儿,我好歹是她妈,她不听我的话也就算了,还这么跟我顶嘴,冷云且,你是不是看在我们孤儿寡母的,就欺负我们是不是?” 冷沐卉翻了翻白眼,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十年如一日,她就不会腻不会烦吗?说话也没个新意,欺负她们孤儿寡母?天知道到底是谁欺负谁,简直不要脸。 冷云且忙低声安抚她,有些为难的看向冷沐卉,低沉的男音里带着一丝乞求,“卉卉,你听话,先把你哥扶回房去好不好?我和你妈妈一宿没睡,精神有些不好。”见冷沐卉依旧一副冷冷的样子,他瞬间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还是我来扶吧。” 冷沐卉咬了咬下唇,她该死的为什么就狠不下心来,冷云且这个父亲当得一点都不称职,她为什么还是见不得他脸上那种疲累的表情?重重的哼了一声,她最终还是妥协在冷云且无力的表情下,“行了,你去休息,我将他扶回房间去。” 嫌恶的抓起冷逍和的一直手臂,将他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冷沐卉这才忍着恶心扶着冷逍和一步一步的往二楼走去。 郑优见状很是得意,哼,小丫头片子还想跟自己斗,都斗了十年了,还不识趣,不知死活,哪一次不是自己妥协的?“喂,你轻点,不要磕着碰着我儿子。” 冷沐卉不理,只当她的话是耳边风,在二楼拐了个脚他们就看不见了。她干脆直接一把将冷逍和扔到了地上,冷笑着抓着他的一只脚,将他拖回了他的房间。 她实在是不愿意再碰触他,将他拖到床沿便直接抓起床上的被子扔到他的身上,这下不会着凉了吧,怎么不喝死在外面呢? “唔……”冷逍和被她拖了一阵,背部火辣辣的痛,一只手抚着脑袋睁开眼,迷迷蒙蒙的有些难受。 冷沐卉居高临下的睥睨了他一眼,眼里尽是讥讽不屑,“自己爬回自己床上去。”说着,也不管冷逍和有没有听到,转身便走。 谁知才不过走了一步,脚裸就被一只大掌揪住,下一秒,她的身子猛然往后栽去,重重的摔倒在冷逍和那张大的离谱却满是臭味的大床上。紧跟着一具高大的身影重重的压了下来,“冷沐卉,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说完,他开始去解她的衣服。

冷沐卉倒抽一口凉气,牙根紧紧的咬着,她就知道,这个豺狼一样的男人,自己接近就是个死字。 她也不跟他客气,一口咬上他的肩膀,毫不留情的。冷逍和抽痛,急忙离开她几步。 冷沐卉趁机踹开他站了起来,‘呸呸’两声,骂了声‘杂碎’就要走。 “啪”的一声,冷逍和恼羞成怒的扯着她的头发重新带了回来,随即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她俏丽的脸上,“你这个死丫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敢咬我,好啊,老子就喜欢不服输的性格,这样才有味儿。” 说着,疾走几步又重新压上她。冷沐卉冷笑一声,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一脚踹上他的命根子,“我让你有味。” 冷逍和‘嗷’的一声翻到了地上,一手捂着自己的下身一手死死的指着她,“你不想活了,你这个臭丫头,我,我告诉你……” “告诉我?你想告诉我什么?”冷沐卉也不急着走了,反正踹了踹了,咬也咬了,再想息事宁人也是惘然,那干脆就做的决绝一点。“你不是喜欢不服输的性格吗?好,我让你喜欢,我让你喜欢。” “啊,啊,冷沐卉,你敢踹我。”冷逍和本就醉了一夜,脑袋还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再被她踹了命根子,现在压根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只能在地上翻滚的躲着她一下又一下的袭击。 “救命啊,救命啊。”看冷沐卉不要命的样子,冷逍和怕了,他和她相处了十年,多少还是知道她的性子的,要是真的让她不顾一切了,她也不会管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的。 “你在干嘛?”尖叫声在门口响起。 冷沐卉神情肃穆,她真的是想就这样将冷逍和活活给弄死的,这样的男人留在世上就是个祸害,不弄死他早晚死的就是自己。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郑优跑进来一把将她给推到了一遍,扑倒冷逍和的身上就开始嚎,见他身上翻滚的脏污凌乱,身上还有不少的瘀伤,当即气的浑身发抖,回头凶狠的瞪着冷沐卉,“你想做什么?你想杀了他吗?我警告你冷沐卉,要是我儿子有个万一,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呵,从他们母子两个进门开始,她就已经生不如死了。 冷云且进来,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半晌突然暴喝出声:“冷沐卉,你想让我们冷家断子绝孙吗?你居然,居然……” “他不是冷家的儿子。”她看向冷云且,平淡的提醒他这个事实。 “你,你给我滚,滚出去。”冷云且颤手指着房门口,身子都气的直哆嗦。 冷沐卉讥讽的勾了勾嘴角,抹了一把脸上肿起来的肿块,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一家三口,好一个一家三口,多么和谐多么温情啊,他冷逍和才是冷家人,她冷沐卉算什么,算哪一根葱? 抬头望了望天,走出冷家的大门,她才能真正的呼吸到渴望的新鲜空气。 再一次摸了摸肿起来的脸蛋,冷沐卉苦笑,去学校肯定又要受人关注了,这可真不是她的性子,她讨厌被当成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参观。 “卉卉,卉卉,你怎么了?你脸,怎么这个样子了?” 冷沐卉皱了皱眉,冷眼看着迎面走来的人,脚步一顿,随即继续往前走。

“卉卉。”来人一把将她拉住,眼睛紧紧的瞅着她红肿的脸蛋,眉心微微的拧起,将手中的提着的菜篮子放下,她的声音陡然尖锐了起来,“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那个女人打的,是不是?” 冷沐卉看了她一眼,平淡的将她的手拂开,“不关你的事。” “什么叫不关我的事,我是你妈。” 是,没错,面前这个风韵犹存即使去菜市场也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女人,便是她的亲生母亲。呵,十年前的冷沐卉压根就没想过她会有这般让人无语的父母,十年前各自重组家庭后,两家人的住处也才不过相隔了几十米,平日里来来往往抬头不见低头见,争吵怒骂一样没少,邻居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可是这十年过去了,他们竟然依旧忍着对方的气依旧住在原来的地方。很可笑,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讽刺的让人很……可笑。 “卉卉,你等着,妈这就去给你讨个公道,冷云且那个窝囊男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任由我的宝贝女人被人欺负成这样,我去找他算账,卉卉你别走。”
周逸迎重新跨上菜篮子,脸上闪着凶狠的表情,然而看在冷沐卉的眼里,却是那般的刺眼,这哪里是去给她讨回公道,分明就是她自己看对方不顺眼想要借此机会狠狠的修理她而已。
她有些厌烦,却没去理会,如果她真的心疼她的话,十年前就不会丢下她跟别的男人走了。 周逸迎见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有些恼怒尴尬,真想扯着她的手回去找郑优报仇,那边远远的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妈,我饿了,你怎么还不给我做饭啊?” 周逸迎一愣,回头便见自己的宝贝儿子正嘟着嘴不满的朝着她走来。她立即放开冷沐卉的手,干笑两声,“那个,卉卉,我先给你弟弟做饭去,以后再帮你讨回公道。” 说完,她急急的朝着来人走去,心肝宝贝的叫着,一边笑着一边跟他指着菜篮子里的菜告诉他全都是他爱吃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冷沐卉自始至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冷眼旁观着,看着他们母慈子孝的相携离开,早已麻木的心顷刻间茫然了起来,似乎,她在哪边都不受欢迎,这就是所谓的拖油瓶吗? 低低的笑了一声,她摇摇头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再过一个月就是高考的日子了,等到结束高考,她就搬出去住,再也不再这里忍受着他们彼此的明争暗斗。 “冷沐卉,校长找你。”才到学校,同班的同学便好奇的盯着她的脸告诉她。 她微微侧过身子挡住脸蛋,淡淡的点点头,便朝着校长室走去。
虽然她的家庭情况有些复杂,然而她在学校里却是拔尖的学生,是各科老师最信赖最喜爱的学生,功课学业完全不用人操心,从来都是妥妥当当的。
也因此,成为老师校长的宠儿的她,在学生面前,人缘却出奇的差,再加上她本身就冷淡的性子,导致她交心的朋友,一个都没有。 尚未走进校长办公室,她的脚步便被里面一道厉喝打断了。 “你们学校是怎么回事,那些学生都是什么素质,同学之间就应该相互友爱,这样孤立一个人算是怎么回事?” 冷沐卉微微皱起眉来,这个人的声音,她听到过。

“我说,你们学校当初招人的时候,就不应该将那一批人给招进来,什么东西。” 还没等冷沐卉想出个所以然来,办公室暴躁的声音再一次的传了出来。这一次,倒是让她想起来了,这声音,分明是跃华集团老总的声音,这个年过半百的中年总裁曾经来过他们学校一次,也是来找校长,很不幸的,也是被她不小心看到过。 据说,他包养了她们学校一个女学生,每天好吃好住的供着,将她养的跟个小公主似的,三不五时的用高傲的眼神看着其他同学,出手大方像是打发乞丐一样。
她没见过那个女生,虽是传闻,然而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更何况…… 看今天这个样子以及他说的这些话,恐怕是真的了。 冷沐卉轻轻挑了挑眉,她在思考现在是不是该转身走掉,毕竟校长室里面有‘贵客’在,此刻露面似乎不太方面。 “哗啦”一声,她的脚步正微微偏移,面前的门就被陡然打了开来。冷沐卉一抬眸,就见到面前一脸难看的跃华集团老总。 “你是谁?谁让你站在外面偷听的?” 冷沐卉表情淡淡的,一点都没有偷听被当场抓到的窘迫,只是微微的颔首,对着他身后的男人问道:“校长,既然您有客人在,那我等一下再来。” 说着,也不等两人反应,施施然的转身便走。 “站住。”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她才不过走了一步,手腕就被身后的中年男人给拉扯住了。 她微微嫌恶的抽回自己的手,退后一步,依旧平静无波的样子,“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我刚才的话你没有听到吗?我问你是谁?”叶跃眉头紧皱,细细的打量起面前的女孩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面上有着突刺漠然的表情,即使身为一个学生站在校长面前,她也一点都不见慌乱以及唯唯诺诺。 校长左右打量着两人,他是爱才惜才的,叶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多少知道,以冷沐卉的性子,难免会冲撞了他。
因此他忙上前几步走到两人的中间,笑着打起了哈哈。“行了,冷同学,你先回去,中午再来我办公室一趟。”见冷沐卉点点头,忙转身对着叶跃说道:“叶总裁不要跟个小孩子计较,您放心,不管她刚才听到什么,她都不会说出去的。” “哼,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说出去?”叶跃不满,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冷沐卉的身影逐渐远去,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挑衅。 校长见他没有息事宁人的打算,眉心微微蹙着,只能打同情牌,“哎,叶总裁你有所不知,那孩子也是个可怜人,成绩好性子却很冷,她跟您的义女一样,都被人给孤立在一边,她就算想说,也找不到个知心的人是不是?”再说了,他跟他义女那点破事早就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了,即使再多一条,也没什么影响。 “被孤立?”叶跃微微挑眉,看向她的背影闪着兴致盎然,半晌,低低的笑了。 一边的校长一阵阵的马骨悚然,总觉得叶跃此刻的眼神犀利异常,给他一种像是看到猎物一样势在必得的样子。
他有些担忧,不由自主的看着背影已经消失了的冷沐卉。 但愿这孩子,能平安无事。

《战地1》CTE社区环境测试即将上线 支持私服加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冷沐卉提着包包默默的走在回去的路上。
中午校长找她本是好事,学校有几个名额是保送直接上重点大学的,她是其中之一,这是毫无悬念的,就连学费都不用她出。
只是在她走出办公室前,校长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的话让她心里开始惴惴不安了起来。 以后见到叶跃绕着走? 为什么,虽然今天见面并不愉快,不过想想他是一个大集团的老总,而自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应该不会跟自己太过计较才是吧。
只是,校长看人的本事一流,这般提醒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想来,她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 叹了一口气,冷沐卉收紧了肩上的包包,默然无语的推开家门。 “哗啦”一声,一盆脏污的水直接朝着她泼了过来。 她脸色一凝,常年养成的敏锐心思让她不假思索的朝着旁边跃去。待到那盆水全部浸湿干燥的地面时,她才微微探出脑袋,略到讥讽的看着门内的人,“怎么,原来你没有废掉啊。” 看来早上那一脚也不是很重。 冷逍和将手上的脸盆丢到一边,呵呵一笑,跃上沙发悠闲的靠着,眸中却全是阴狠,“冷沐卉,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敢这么对我,你就不怕我对付你?” “我以为你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对付我了。”她擦过他身边走进厨房,毫无意外的看到搅成一团的冷饭冷菜,将那些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里,她打开冰箱拿出了一把面。 刚回头,便被突然袭上来的人给拦住了去路,将她困在他的双臂间,她在他双臂的范围内不能移动分毫。 冷逍和噙着笑缓缓的贴近她粉嫩嫩的耳垂,下流的舔了一下,呼出的热气浑浊灼热,“我可爱的宝贝妹妹,最近你真的是越来越不乖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想要脱离这个家?你觉得可能吗?你们学校校长今天下午打电话过来,跟老头商量说保送你去a市的医科大学,真不巧,我正打算去a市找工作。那边没有爸妈,你说,我是想把你怎么样就能这么样呢?” 冷沐卉紧紧的皱起眉,心里缓缓的烦躁了起来,如果冷逍和也跟着去a市,她的日子绝对不能安宁。 然而想了想,她蓦然又笑了起来,“你说的对,你要是也去了a市,我也是想对你怎么样就怎么样?这边没有你妈帮你,我想要阉了你是不是也容易的多?”说着,她将视线缓缓下移,意有所指的样子。 “你……”论起嘴舌,他冷逍和向来不是冷沐卉的对手,更何况今天早上他这样毫无反击之力的被她压着打,那是他的耻辱,这样一再的被她提起,他怎么甘心。 “所以,你少惹我。”她一把打掉他的手,将面打开,径自煮了起来。
洒上些佐料,便端起碗回了自己的房间。 冷逍和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薄薄的唇瓣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看着她紧闭的房门默了好久,才终于阴森森的笑了,摸出手机拨了个熟悉的号码打了过去,“你不是说很喜欢我妹吗?给你个机会,明天下午来我家吧。”

冷沐卉这几天的眼皮一直在跳,左右两只就一直没有停过。
跳的她心情也跟着低落烦躁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保送的手续已经办的七七八八了,她和校长商量过,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可以提前去a市,住在那边先适应一段时间。 校长是个明白人,自打知道她的情况后,便一直对她照顾有加,a市那所著名的医科大学董事长跟他是老友,得他关照,自然不会亏待了她。 冷沐卉抿了抿唇,校长算是她的恩人,将来自己出人头地后,定然会好好的报答他的。 “冷沐卉。”身后传来尖削的声音,透着不怀好意的意味低低沉沉的样子。 冷沐卉轻轻皱起眉,这人还真的是阴魂不散,都快到学校大门口了,居然还能遇见他。

计算机行业周报:网络安全战略发布,信息安全行业向好

她有些不耐,对冷逍和本就是心不合面也不合,实在没必要理会他。想至此,她的脚步依旧不停歇的往前走去。 “站住。”刷的一下,两道身影同时挡在了她面前,伸出双手如同门神一样挡住了她的去路。 冷沐卉微微抬头,这才看清楚挡住自己的人是谁,以她有限的记忆力,这两人好像是冷逍和那痞子的狐朋狗友,呵,凑得齐了,这是想做什么?对她用强? 她会观察颜色,从他们透着眸中暗示性的表情看来,她今天是他们无聊下看中并打算捕获的猎物。冷沐卉的双腿缓缓的往后退了一步,双目戒备的看着他们两个。 冷逍和踱着步子闲适的挡在她身后,一把抓住她后退的身子,嵌着她的双肩猛然将她往前推去。“想去哪里啊?我的宝贝妹妹。” 冷沐卉一个踉跄,不可避免的撞进了那两个混混的怀里,她稳住身子急忙后退两步,回过头来怒视着冷逍和,“呵,怎么,你一个人对付不了我,还拉了两个人来帮你?冷逍和,你未免太孬了吧,越长越回去了,我可真是瞧不起你。” “你……”冷逍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看向那两个朋友正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更是恼,“你说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你,好,我今天就当场把你给办了,不用他们帮忙,就让他们给我作证,看看我孬不孬。” “喂,逍和,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对,见者有份,你这个宝贝妹妹我可是肖想很久了,你打算一个人独吞?” “闭嘴。”冷逍和瞪了他们一眼,看向冷沐卉轻轻勾起的讥讽的嘴角,不服输的性子立即上涨到一个高度,“你别笑,我今天就要你好看。” 说完,他直接扑了上去,冷沐卉瞅准机会,故技重施,抬起膝盖就往他下身踹。 冷逍和一个闪身,得意一笑:“你以为我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嗷……”他话还没说完,脚趾头突然传来尖锐的刺痛,嗷的一下,冷逍和立即倒退两步,抱着脚哀嚎了起来。 冷沐卉轻哼一声,甩了一下头发,随即在其他俩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拔腿便跑。
冷逍和也未免将她看的太轻了,他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难道自己就会? “追,快点追。”冷逍和频频抽气,好不容易等那一阵痛感过去,他忙挥舞着双手叫嚣着一瘸一拐追了过去。 冷沐卉往后看了一眼,脚下的步子迈得更欢,瞅准机会直接穿过马路。 “吱……”汽车尖锐刹车声音顿时响起,堪堪停住离冷沐卉不到一米的距离。车后座的男子急忙伸手一撑,稳住自己的身子纹丝不乱,眉心却微微的皱了起来,略有些不悦的问:“老陈,怎么回事?” “少,少爷,对不起,刚刚有个小姐穿过马路。”司机忙冷汗深深的回,抬眸却看到后面三个男人正追着前面的那个女孩子,模样凶神恶煞的恨不得杀了她似的,他的恻隐之心瞬间涌了上来,犹豫的说道:“少爷,那个女孩好像遇到了些麻烦,我们……要不要帮助她?” 男子闲适的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放在翘起的膝盖上,眉心闪过一丝不耐烦,声音也透着丝丝严厉和冷意:“老陈,我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没必要多管闲事,回去。”

老陈欲言又止,少爷的性子他是知道的,自小生活的环境让他的为人处世都和平常人不同。 “行了,回去吧,老爷子还在等着。”男子揉了揉眉心,这种大街上处处有需要人发挥同情心的事件,他自认没有那么圣母的情怀每个人的事情都去管一管,更何况他刚坐了七八个小时的飞机回国,老爷子都在等着他,他便更没有时间多管闲事去了。 老陈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最后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回了声‘是’,便重新发动引擎打着方向盘上路了。 他起步起的极慢,或许是想要看看那女孩子平安脱险,或者让少爷有更多的时间勾起内心残存的那一丝同情心,因为那个女孩子,和她女儿差不多大,让他父性泛滥。 他的祈祷还真的起了作用,一道低沉的‘停车’尾音还在绕,车子已经‘吱嘎’一下再次的停了下来。 男子微微眯着眼,二话不说直接打开了车门朝着已经被围困上的冷沐卉跑去……

未完
因为字数限制放不下了,预知更多火热后续请点击阅读原文,老司机带你上车!

2017网络与安全技术关键词

▼点击阅读原文,观后续高潮~
计算机行业周报:关注消费金融&微信小程序&信息安全相关投资机会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黑客事件催生数据安全管理系统,黑客获取用户的数据会给被攻击者造成金钱和信誉的损失,加强关键数据的安全保护也让第三方数据管理系统有了用武之地。

针对WIFI无线网络的Wardriving战争驾驶攻击很流行,如何辨识和避开假冒的或钓鱼的WIFI陷阱,需要正确的安全意识和智慧。

猜您喜欢

解读《网络安全战略》, 保护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
公司员工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动画视频
无线环境中的中间人攻击MITM防范
FEDERALSOUP COMMISSIONTOOLBOX
几人知晓系统及安全日志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