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人物|深受特朗普青睐的情报专家

图为候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
国防部长、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被称为美国国家安全领域的“铁三角”。在候任总统特朗普设计的执政团队里,前述三个要职中,退役高级将领就占据了两席。
2016年11月18日,特朗普宣布由退役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出任国家安全顾问。按照程序,2017年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举行联席会议,正式公布选举人团投票结果并宣布特朗普当选总统,包括弗林在内的特朗普团队成员就能顺理成章地上任了。
情报工作边干边学
1958年12月,弗林出生在罗德岛州米德尔敦市的一个富商家庭,祖父查尔斯是北爱尔兰的移民,1913年只身来到美国打拼,积攒下万贯家财,父亲弗朗西斯则在房地产上发迹,最后成为罗德岛州赫赫有名的银行家。1981年,弗林从罗德岛大学自然科学系毕业,参加后备军官训练团(ROTC),随后加入陆军,成为第82空降师的情报军官,军衔少尉。
弗林在部队服役了33年,曾随第82师参加“紧急暴怒行动”(入侵格林纳达)、“支持民主行动”(入侵海地),后来又在第25步兵师(驻夏威夷州谢福特堡)、联合戒备训练中心(驻路易斯安娜州波尔克堡)任职。

谷歌摆了微软一道:官方补丁没打好就提前公布Win10漏洞
中国云计算市场年终盘点:精彩依旧,未来可期

进入21世纪,弗林相继担任美国陆军驻阿富汗第80联合特遣部队情报处长、陆军情报中心(驻亚利桑那州华楚卡堡)第111军事情报旅长(2002年以准将衔出任)、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情报处长、中央司令部情报局长(2007年以少将衔出任)、联合参谋部情报局长、驻阿富汗北约安全援助部队情报局长。在海外服役期间,弗林主要负责搜集敌对国家、反美武装与极端组织的情报,有力地支援了美军的特种作战,他也因此荣获过一枚国防部杰出服役奖章、四枚国防部高级服役奖章以及盟国授予的勋章。
弗林深知情报工作复杂多变,需要“边干边学”,充实自己。他曾进入陆军指挥参谋学院、高级军事研究学校、海军战争学院,接受系统的理论培养。2010年1月,他与别人合著《固定情报:在阿富汗处理相关情报蓝图》,获得新美国安全中心推荐,该书指导美军如何搜集和处理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组织的情报。同年10月,他发表题为《2020年构想:通过整合加速改变》的论文,指出国防情报局必须转型才能应对21世纪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实现跨军种情报合作”。

江西省余江县检察院多举措加强保密工作

上下离心提前退役
2011年,能力出众的弗林被时任总统奥巴马提拔为国家情报总监助理,晋升中将。2012年7月22日,他正式接替罗纳德·勃吉斯中将,成为第18任国防情报局长,同时兼任军事情报委员会主席。
任职期间,弗林力主改造整个军队情报系统,除了技术革新,还强调整合人力资源。就在他大刀阔斧地推进改革之际,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突然遭到武装分子袭击,史蒂文森等四名外交官丧生,此事震惊了美国。在后来的调查工作中,弗林领导的国防情报局与国务院出现分歧,弗林声称有证据显示伊朗插手此事,而奥巴马支持的国务院正忙着与伊朗谈判解决核问题,绝不想节外生枝,于是奥巴马总统强令弗林停止“方向完全错误的调查工作”。
除了“班加西事件”,弗林还在阿富汗撤军、介入叙利亚内战等问题上与奥巴马政府不合拍,被迫在2014年8月宣布提前退役。他曾公开说:“奥巴马政府利用叙利亚一切力量去推翻巴沙尔总统,将引发可怕的后果,因为反对派中夹杂大量极端组织,美国不加甄别地支持叙反对派,这形同资助‘伊斯兰国’、‘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势力坐大,必将酿成大祸。”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2016年,弗林还与学者迈克尔·莱丁合著了新书《战斗领域:我们如何赢得反极端主义的胜利》,披露了许多内部资料。
转换阵营重塑国政
多家网站拒绝承认出售用户资料,个人用户对个人资料的外泄维权艰难,隐私保护需从源头抓起。
退役后,弗林与儿子小弗林成立了“弗林情报集团”,为美国大公司和外国政府提供信息搜集、利益冲突评估等专业服务,尤其是为政治争议很大的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提供过信息咨询服务。2016年7月,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土总统埃尔多安公开指责美国暗中支持政变军人,特别是庇护了流亡华盛顿的反对派政治领袖居伦。在美土关系濒临崩溃的时刻,熟谙中近东事务的弗林呼吁美国政府应该当机立断,把埃尔多安当成美国的关键盟友,为了维系美土同盟,“美国应该将居伦引渡回土耳其”。
尽管弗林登记为民主党员,但自从共和党人特朗普参加总统大选后,他却积极为特朗普效劳。2016年7月18日,弗林不顾民主党的警告,出任共和党全国会议发言人,攻击时任总统奥巴马,还奉劝民主党籍候选人希拉里退选,“我们厌倦了民主党人的空洞演讲、充满误导性的花言巧语,世界已不再敬畏美国,不再倾听美国的声音了”。弗林的忠诚和能力,令特朗普欣喜万分,他一当选美国总统,就宣布把国家安全顾问的位子给他,由于国家安全顾问属于白宫办公厅(即总统行政机构)编制,不是政府部级阁员,不需要国会批准,因此弗林上任毫无悬念。
信息安全基础试卷

美国《国家利益》称,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最大的外交变化,很可能是缓和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而弗林无疑是“头号推手”。早在2015年,他前往莫斯科,出席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庆祝晚宴,并见到俄总统普京。弗林以半官方人士的身份发表观点,建议美国在叙利亚与俄罗斯展开军事合作。美国《政客》杂志记者迈克尔·克罗利说:“在美俄处于半敌对状态下,如此重量级的人物与普京出现在晚宴上,令人惊愕。”外界推测,身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弗林鼓吹美俄和解,这一理念很容易传导到总统特朗普,美俄交往的新局面或许就在眼前了。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不满的员工,特别是不满的前员工是组织的一大安全威胁,他们熟悉组织的弱点,也比较容易造成巨大的破坏。首先,公司应该守法经营,更要能证明是守法的,加强员工的职业操守和道德素养。

猜您喜欢

网络信息安全小调
云计算安全的出路在“共享职责”
网络安全宣教动漫——揭密社工黑客
一环八射 未来请期待永川高速环线
YEWUBEN ATLANTALUXURYMOTORS
移动设备安全越狱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