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数据 守护国家安全的智慧芯

导读

大数据时代,泛员网如何打造人事信息数据“安全屋”?
特朗普承认俄罗斯参与黑客攻击但不改亲俄立场,国会推新制裁

大数据走进寻常百姓家,不仅改变了社会活动,也深化了国防安全的内涵,拓展了国防安全的外延。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把大数据划分为民用大数据和国防大数据。“相对于民用大数据,国防大数据具有6S特征,即超复杂性、超保密性、高机动性、高安全性、强对抗性、强实时性。”他说:“当前,网络空间的数据主权已经成为继陆权、海权、空权、天权之后,大国博弈的新焦点。国防大数据虽然还是新生事物,但涵盖保卫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而开展的军事活动所生成的数据资源,堪称守护国家安全的智慧芯。”
2016年12月下旬,贵州省军区组织机关干部到以大数据产业为龙头的贵安新区参观大数据成果展。许开伟摄
运用“信息大脑” 助力战争设计

利用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后台数据,可以预测人类的行动规律——2016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一项研究成果引起业界的关注。
这项课题的始创者、国防科技大学信息系统与管理学院讲师吕欣认为,将大数据分析成果应用于应急救援、社会管理,只是该课题的一小部分。让大数据服务国防建设,为未来战争插上信息化翅膀,才是题中应有之义。
事实上,作为一种对数据高效开发和全面利用的技术,国防大数据对国防和军事的影响是革命性的,已经被视为推动部队战斗力建设新的发力点。
2015年夏天,担负陆军大数据创新工程试点建设任务的陆军某旅,在进行对抗演练时,红方正是运用大数据技术,刷新了夜间通过陌生复杂地域的时间记录,奇袭蓝方侧翼,一举占据战场主动。
无独有偶。2016年,武警某部将大数据运用于指挥训练,将历年大量零散数据按照遂行任务需求,进行分类处理、关联分析和模拟预测,促进了首长机关指挥决策更加科学、精准。
对此,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防动员系主任商则连认为:“体系对抗、联合作战会产生海量数据,只有从繁杂的数据中全面、准确、及时地挖掘出关键节点,才能高效地组织对抗,破解战争迷雾,实现战争的精确设计。”
守卫“信息边疆” 亟待自主自控

2016年10月21日,美国东海岸大面积断网,导致数百个公共服务、社交平台等重要网站陷入瘫痪,为全球敲响了网络安全的警钟。
大数据全球化、开放化的特点,使国家的“信息边疆”不断拓展和延伸,给国防安全带来了新情况新挑战。随之而来的数据安全话题,引起更多的关注。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形象地比喻说:“大数据是火药,你不能因为火药危险就弃而不用。大数据时代,应该做到信息共享和信息保密共存,进行大数据立法并制定行业标准势在必行。”
目前,我国大数据应用的规范和技术标准体系还不够完善,包括大数据在内的信息安全相关法律制度还不够健全。王坚认为,应尽快从法理层面提出国家数据主权,同时对数据的获取、使用、应用等责任和权利进行明确的法律界定,对非法监控行为制定处罚标准,构筑民事、行政与刑事责任三位一体的数据安全法律框架,提升数据空间的法制治理能力。
而在国家信息中心政务外网发展规划处处长王晓冬看来,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网络安全的最大隐患。当前,我国大部分数据的产生、获取、处理和存储仍然依靠国外的软硬件设施,大量数据使用别人造的“车”、行驶在别人造的“路”上、停靠在别人建的“库”里,很容易被监控窃取。
国防大数据在面临传统安全风险的同时,还面临着数据能否自由掌控、处理能否自主实现、应用能否规范有序、安全能否有所保障等新的安全风险。对此,国防大学副教授徐奎有自己的认识:“防止大而无力、大而无安,必须要尽快实现对关键装备、核心领域与人才的自主自控。”
联通“信息孤岛” 促进开放共享
乌伊岭区组织开展2017年度企业负责人及管理人员安全生产培训班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这是大数据战略第一次写入党的全会决议,标志着大数据战略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是拓展网络经济空间的战略举措,也是维护我国国防安全的重大决策。
2016年11月,国防大学与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联合举办了“大数据与国家安全”研讨会。与会的专家认为,要推动大数据与国家安全深度融合,在大数据分析和应用上走好军地军民合作共享的路子。
“国防大数据需要跨界、跨部门地使用数据,最大化地发挥数据效能。但现有数据的生成、管理划分过细,真正意义上的数据共享还存在诸多壁垒。”陆军参谋部参谋李进对此深有感触:“不说其他军种,仅陆军现有或在研的各业务领域数据库就不少,各级、各层数据源自成体系、互不交联、无法共享,在联战联训上形联易而神联难。”打个简单比方,有的部队用字母A代表茶杯,有的则用字母B代表,那么相互之间融合时就会发生互不相识的问题。平时互联互通、融合共享都困难,战时又怎能攥指成拳形成合力?

大数据时代的战场上,数据就是激活体系的血液。只有实行信息标准化,打造出一个畅通、融合、高效的信息化矩阵,确保信息系统高效运行、广域信源深度融合、海量信息有序流转,才能实现精准有效的指挥,牢牢把握未来信息化战场的“胜算权”。
加强国防大数据建设,不仅要从观念上提升对大数据的认识,更要深化大数据建设的宏观部署和统筹发展。李大光认为,国防大数据研究和应用是一个系统工程,应从国情军情出发,重点围绕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急需,加强军地统筹和发展融合,明确军地职责分工,推进大数据的共建共享共用。比如,建立军地大数据建设与应用协作机制,出台激励政策,采取灵活办法,调动科研单位和产业界的积极性;加快培养大数据研发人才队伍,特别是具有核心技术创新能力的领军人才,引领国防大数据建设科学发展。同时,他还建议,要摸清军队各领域、各军兵种的信息化建设“家底”,用数据链条联通“信息孤岛”,从而掌握军事斗争的制胜密码。




2008年9月,《自然》杂志发表Big Data:Science in the Petabyte Era系列专题文章,学术界正式提出大数据。
2012年10月,中国通信学会成立大数据专家委员会,是我国首个专门研究大数据应用和发展的学术咨询组织,旨在推动我国大数据的科研与发展。
2014年2月,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成立,是中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国家战略迈出的重要一步,标志着这个拥有6亿网民的网络大国加速向网络强国挺进。
2014年11月,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成为一个为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的国际平台和为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搭建的中国平台。
2015年7月,着眼逐步建立健全以大数据为基础的经费标准调整机制,原解放军四总部联合发出通知,确定在全军建立经费标准一体化消耗数据兼职统计员队伍。
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这是大数据第一次写入党的全会决议,标志着大数据战略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
安全需要多层防御体系,可以再加上传统的帐户和密码验证功能,安全不能全靠某一项控制措施,安全需要完备的系统化管理。
2016年4月,习主席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我国网信事业要适应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推进网络强国建设,让互联网更好造福国家和人民。
2016年11月,国防大学与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联合举办“大数据与国家安全”研讨会,深入探索了以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给国家安全带来的机遇、挑战和对策。
2016年12月,全国人防大数据建设集训在杭州市举行,有效提升人防信息化建设管理水平,全面构建基于以大数据为基础的网络信息系统的现代人民防空体系。
2016年12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首次以国家战略文件形式,就如何理解和维护国家网络安全、推进全球网络空间治理、建设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等重大问题作出的鲜明回应,是中国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道路上的里程碑。
来源:中国军网

美能源部发出警告:警惕黑客对电网发动攻击

记者:程 荣、裴 贤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未经用户同意或者依据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将用户个人信息提供给第三方,网站未经允许搜集并泄露用户的个人信息会被罚款。

猜您喜欢

保定”高铁安全知识进校园”提高学生铁路安全意识
员工安全培训帮助实现终端安全以及法规遵循
网络信息安全好歌曲
阿里巴巴银泰私有化马云能颠覆中国传统零售业吗?
COMPARTILHEVIAGENS TREADSOURCE
信息安全素养快速小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