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创新理念与“颠覆式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实践与研究——AECT 2016年会评述与思考

本文由《远程教育杂志》杂志授权发布
作者:王小雪、刘菁、许涛、陈蕙若、刘炬红
摘要
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AECT)2016学术年会,于2016年10月17日至21日在美国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召开。来自全球多个国家、地区的1000多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围绕“向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 Vegas)这一年会主题,就“开放创新”理念与“颠覆式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实践现状和前沿研究进行了深入、富有价值的研讨。年会分享了来自全球众多研究者或者团队的最新实践和研究成果,向关注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应用价值和作用的人们,展示了教育技术在变革人类学习模式、改善人类学习绩效上的潜能,为世界各国政府、教育机构制定和实施教育技术提供可行策略,对创新人才培养理念、模式和手段等从理论和实践上提供支撑。作为AECT 2016年会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不仅全程聆听了年会的主要发言,而且还与部分主要报告人进行了交流与探讨,并追踪了相关研究文献,力图全方位、全景式地展现本次年会的主要内容及研究进展,以期为国内学者了解国际教育技术实践、研究动态与发展趋势,提供新的视角与借鉴。
关键词:AECT年会;教育技术;远程教育;在线学习;慕课;创客教育;机器学习;人工智能

一、会议概况

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AECT)2016年学术年会(以下均简称AECT 2016),于2016年10月17日至21日在美国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召开,围绕“向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 Vegas)”这一年会主题,进行了为期五天的学术交流。来自全球各地致力于教育技术创新和应用的专家、学者、一线教学和研究人员,以及企业界的教育技术创新和开发人员共1000多人,聚集在拉斯维加斯,就过去一年来全球教育技术领域的创新和实践,展开跨学科、跨专业、无缝式的对话和交流。大会向人们展示了网络数字化时代的开放创新(Open Innovation)理念与“颠覆式技术”(DisruptiveTechnologies)的应用实践,许多理论与应用研究具有引领价值与前瞻性,对教育技术乃至教育领域新一波的变革,无疑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AECT 2016交流形式多种多样,内容十分丰富,从Web1.0的“学习管理系统”(LMS)到以慕课(MOOC/MOOCs,下同)为代表的Web2.0在线学习和远程教育的创新发展;从以创客教育为表现形式的创新、创业教学到全球开放教育资源环境下的在线教育质量保障研究;从日益兴起的游戏化教学/学习的创新和实践到STEM/STEAM教育;从人的学习和机器学习到人工智能的兴起对教育的影响等热点问题,为与会者提供了分享学术、交流最新研究成果的舞台与合作机会,带来了心灵的震荡与启发。年会丰富、多元的研究论文和报告,充分展示了教育技术领域的研究活力与蓬勃发展生机。

纵览本次年会的400多场论文宣读和报告、18场研讨会主题以及400多个海报和圆桌讨论,我们不难发现,教育技术创新、发展和应用,已揭开了全球教育实践和教育研究范式变革的帷幕。从教育实践上看,技术创新让教育领域从业者不得不思考现有教学实践的有效性并在教学实践中全面应用技术赋能的各种学习理念和工具,以促进教与学绩效的改善和提升。这方面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慕课等为代表的在线教学模式的不断创新和发展;在教育研究方面,从内容到方法都发生了显著变化,教育大数据、学习分析技术、社交网络分析方法等的大量应用,使得当前的教育研究日益重视大数据在教育教学中的应用价值和意义。

二、大会主题演讲(Keynote Speeches)

(一)主题演讲之一:技术与服务创新——来自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的创新理念与实践

AECT 2016的主题是“向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 Vegas)。拉斯维加斯作为世界娱乐之都,人们对其褒贬不一。我们在网上搜寻了一下描述拉斯维加斯的词汇,既有“赌博”、“金碧辉煌的酒店”、“金钱”、“娱乐表演”、“贪婪”、“罪恶”、“刺激”等贬义形容;也有“购物天堂”、“难忘假期”、“美食之都”等褒奖。这些词汇所描绘的拉斯维加斯,似乎都不足以让教育技术界向它学习,那我们到底要向拉斯维加斯学习什么?
AECT 2016年会的第一场全体大会主题演讲,以其独特的形式为我们揭晓了答案。该演讲是由美国太阳马戏团艺人“闪亮”项目部经理詹姆斯•奎尔福特(James“Jay”Guilford,Cirque du Soleil SPARK Program Manager)主持,就其演艺人员培训和技术创新对太阳马戏团三场不同表演秀的部门经理所进行的采访。其采访的话题从挑选与培训演艺人员开始,逐渐向人们展示了这三位表演秀管理者对技术创新在认识与实践方面的探索。

“披头士之爱秀”的经理金•斯克特(Kim Scott,Company Manager,The Beatles LOVE Show)分享了他们根据每一个演艺人员的特质与长处,既对演艺人员进行培训又让他们根据自己的特长共同设计表演内容与形式,使其培训与最终表演无缝式整合的经验。“Ka秀”的舞台总经理斯泰茜•迈尔斯(Stacy Myers,General Stage Manager,KA Show)介绍了“Ka秀”观众至上的服务宗旨,要求场场呈现最高质量的表演,给所有的观众提供难以忘怀的娱乐享受。迈尔斯还讲述了“O秀”的剧务部在设计150万加仑游泳池表演舞台时,如何克服困难,打破常规,直至打造出全新的声、光、表演与舞台完美一体化的表演秀之创新实践过程。在访谈中,“迈克•杰克逊第一秀”的舞台总经理约翰•格鲁博尔(John Gruber,General Stage Manager,Michael Jackson ONE Show)分享了以观众为中心的舞台创作理念。格鲁博尔指出,表演创作必须面对所有观众,无条件包容他们的年龄、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
web安全

这场似乎与教育技术领域并不相关的“访谈秀”,令不少的参会者略感困惑:经理们不是我们领域里的名人大家,形式也有些另类。其实不然,这正体现了年会组织者的别出心裁,也隐喻着拉斯维加斯的特质——太阳马戏团演员培训与舞台创作的多层次、多方面的无缝整合,正是教育技术领域所提倡的“以学生为中心”、“以学习最终结果为目标”、“以互动/协作为方式”的教学设计思想的有机延伸。太阳马戏团成立之初,就明确提出了“重新发明”、“专注创新”的指导思想,他们将第一场演出命名为“太阳马戏团一重新发明”(Le Cirque—Réinventé),就彰显着其创新的特质。从“Ka秀”的28万磅旋转舞台到“O秀”的150万加仑游泳池,每一场“秀”无论其表演内容、展演形式、视听技术、指导监控等,时时、处处都包含着创新思维和大胆突破,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马戏团表演,改善了现场娱乐的景观效果与观众体验。体现了“创新思维”、“设计思维”以及“创客教育”等理念运用于实践的成果。而“观众至上”的职业精神与追求,也值得教育教学工作者认真学习与反思。

正如现任AECT主席布兰德•厚克森(Brad Hokanson)博士在与我们交流时所指出的,太阳马戏团这个不寻常的主题演讲,拓展了培训和学习的视野与边界。教育工作者应该学习他们这种与参与者(学习者)交流、沟通和协作的技能与精神,以便在技术、媒体、传播模式日益丰富的世界里,为不同的学习者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学习支持与服务。厚克森博士可谓一语中的:拉斯维加斯能够从一片沙漠荒地上崛起,建造成为世界娱乐之都,其发展的内核精神就源自于对“开放创新”的不懈追求和“观众至上”的服务意识。这也正是我们教育工作者应该向拉斯维加斯学习的地方。

(二)主题演讲之二:教育中的视觉理解力(Visual Understanding in Education VUE)
飞利浦•耶纳怀恩(Philip Yenawine)博士就教育中的视觉理解力(Visual Understanding in Education,简称VUE)作了报告。他有着长达40年的博物馆教育经历,其中有10年时间担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教育主管,也是阿斯彭艺术博物馆(The Aspen Art Museum)的创始人和管理者。耶纳怀恩博士指出,“教育中的视觉理解力”旨在培养教师在教学中应用“视觉思考的策略”(Visual Thinking Strategies,VTS),即传授视觉理解力以及批判性思维和沟通的技能。他指出,“视觉思考策略”(VTS)是基于一系列研究成果基础上的教学法,它是教师通过使用以图片为主的艺术作品,激励学生交流,以培养、提高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和语言应用技能。这一教学法有助于提升学生的自信和教学参与度,从而提高其学习、批判性思维能力,并最终改善其学习绩效。
作为创立于1995的非盈利教育研究机构,“教育中的视觉理解力”(VUE)在教学方法上的创新、独到见解以及其在教育领域的影响和价值,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迄今,已进行了数十项规模不一的实践和案例研究,这些研究成果已在美国和世界其它部分地区的博物馆、中小学及大学得到应用,在促进学生的认知、批判性思维和审美能力发展方面,产生了一些积极成果。目前,该机构为中小学、大学及其它教育机构提供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视觉理解力发展系列课程,主要包括教学计划、由浅入深的系列教学图片艺术作品和提供学习资源及练习的网站。
在1997年发表的《视觉素养思考》(Thoughts on Visual Literacy)一文中,耶纳怀恩博士把视觉思考能力或者说视觉理解力,界定为“在图像中发现意义的能力”。他指出,视觉思考能力涉及到一系列技能,即,从简单的识别(说出看见的实物)到复杂的基于情景、隐喻或联想上的解释。在这一过程中,学生需要应用诸如联想、猜测、质疑、区分、综合、归类以及分析等方方面面的认知技能。此外,他还谈到,对图像的客观理解是发展视觉思考能力的前提,但主观和情感层面的解释也同样重要。[1]

视觉思考能力这一术语,由德裔心理学家鲁道夫•阿恩海姆(Rudolf Amheim)首创。对视觉思考能力研究和实践作出重要贡献的,还包括“教育中的视觉理解力”(VUE)共同创始人之一、认知心理学家阿比哥尔•豪森(Abigail Housen)。豪森在多年的多个实证研究中,有力地阐述了视觉思考能力对个体认知能力发展的重要意义。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教育中的视觉理解力”(VUE)教育研究机构所倡导的“视觉思考策略”(VTS)的理论基础,就建立在Abigail Housen、Rudolf Amheim和另一著名心理学家皮埃杰(Piaget)等人的研究成果上(有关VUE的发展历程、研究成果、课程和练习资源等具体信息,可查阅其网站http://www.vtshome.org/)。
(三)主题演讲之三:课堂中的玩耍与创造力(Play and Creativity in the Classroom)
来自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双子城分校(University of Minnesota Twin Cities)的贝瑞•库德瑞维兹(Barry Kudrowitz)教授带来了“课堂中的玩耍与创造力”(Play and Creativity in the Classroom)这一主题演讲。库德瑞维兹博士于2010年获得麻省理工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主要研究创造力、幽默和创意生成。库德瑞维兹博士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各项创新活动,其中包括在2005年主持并发布了一个名为Designerds的试验性电视设计节目,还曾创立了一个名为Popcorn Tuba LLP的合作项目,并为iPhone发布了一款名为Word Bounce的游戏。他还与一个研究生团体合作设计了一款新型的心内镜活检针(Endo­scopic Biopsy Needle)并取得了此项技术的专利。
在演讲中,贝瑞•库德瑞维兹博士以“回形针的用途”为由头,通过激发与会者讨论并分享他们尽可能多的想法,以启发大家的发散性思维,从而引出报告的主旨——创造力。他通过一些图表和数据来进一步阐述了美国著名化学家和结构生物学先驱之一莱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对于创造力的看法:“得到一个好主意的最好方式是先有很多想法。”因为人类的发散性思维,是随着年龄増长而减弱的。他指出,如果用百分比来衡量人类在发散性思维方面所占“天才”得分(“Genius” Score)的比重,人类在3-5岁时就拥有98%的比重,而成年后却只剩下约2%的比重(如图1所示)。
导致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人类在成长和学习过程中的一些条条框框,比如,讲究逻辑、遵从规定、不允许犯错、标准化测试与答案以及分数导向等,这些都是造成人类创造力剧减的原因。库德瑞维兹博士特意阐述了“玩耍”(Play)的定义:在一个特定范围内的自由活动。它具有发展和疏导人心理的作用,是一种自然形成的、也是后天习得的、有规划的生活与心灵状态。他认为,“玩是活动过程中的心理状态,当然,活动本身要有趣、能够激发个体动机并聚焦过程”。
已有研究表明,人的创造力、发散性思维和玩耍是分不开的。趣味性的质量与产生发散性思维的程度有着显著的关系。解决问题的不同技巧有利于玩耍技巧的发展,反之亦然。对于工作与玩耍的关系,库德瑞维兹博士用各方面的例证,表明了工作和玩耍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所以,在对待工作时,我们应该用一种玩耍的方式并保持愉悦的心态。他还用目前所进行的研究项目为例,分享了一些用于提升在课堂中让学习产生愉悦性,从而提升学生发散思维能力的方法:首先,要让学生具有沉浸式的学习体验。让学生们参与其中,并让学生具身感觉到他们在这个项目中的重要性;同时要记录下学生们的贡献。其次,让学生意识到他们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和一群人一起玩耍、学习。大家一起进步,一起学习,一起创造。最后,库德瑞维兹博士反复强调,不要急于否认自己那些所谓“愚蠢”或“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些想法是人发散思维的体现,是创造力的火花,我们应该珍惜它们。
三、主席专场报告(Presidential Sessions)
AECT 2016安排了八场主席专场报告,与会专家和学者们积极讨论了创造力在学习和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分享了通过实践所提炼出的经验。其中,人与机器在创意设计中的合作与学习、教育中的大数据对教学设计的意义等内容,具有很强的前瞻性。以下是五场有代表性的主席专场报告概述。
(一)主席报告专场之一:学习和教学中的创造力(Creativity in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
本场主席报告是由美国怀俄明大学的克•珀斯切特(Key Persichitte)博士、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布兰德•霍克森(Brad Hokanson)博士、智利天主教大学的米格尔•努斯鲍姆(Miguel Nussbaum)博士、美国犹他州立大学退休教授戴维•梅瑞尔(M.David Mer­rill)博士以及北德克萨斯州大学的约翰森•麦•斯派特(Jonathan M.Spector)博士共同主持,旨在对于学生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的发展进行深入探讨。
报告一开始,各位专家就指出,学习不应该局限于阐明信息或知识,而要关注认知技能发展等相关领域。他们已经多次阐述发散性思维在学习中的重要性,并积极鼓励学生要勇于打破常规(Think Out of the Box!)。他们强调:在打破常规的同时,应该注意创造力不是凭空而来,创造力的产生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虽然从一个领域转移到另一个领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如果你有足够坚实的基础知识与毅力,那你就可以做到。
那么,如何才能拥有创造力?各位专家也提出了一些处方:首先,学习者应该去学习你自己认为应拥有的技能;其次,必须获得足够多的知识。大量的知识储备可以有力促进创造力的发展。培养创造力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尝试用多种方法去解决同一个问题。即,如果你能用一种方法轻松解决一个问题,那么,能否尝试用别的方法解决它?如果第二种方法也奏效,那就想想第三种方法……想出的方法越多,意味着想象力、创造力越强。
各位专家也提到初始动机(Initial Motivation)的重要性:只有当人真正想学习的时候,才会产生学习动机。人的学习动机,会随着学习成效的获得而得到加强。即当你发现用所学的知识解决了一个实际问题,并可能也帮他人解决了实际问题时,你会发现所学到的东西很有用,也就会产生想要深入学习的欲望。教师在这一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类似于学生学习动机产生的触发器或加油站。即教师需要保护、帮助学生激发、保持自身想要学习的初始动机。
本场报告紧扣创造力这一时代主题,反复强调培养学习者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的重要性与技巧。由此可见,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在当今的学习和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作为网络时代的教师,不应该仅仅关注于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有效激发学生内在的学习动力,培养学生勇于创造、勇于质疑的能力。
(二)主席报告专场之二:点亮创新的过程:会议交流中的创造性突破(Sparking the Creative Process:A Mid-conference Creative Khalsa)
本场主席报告由美国南阿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Alabama)古拉皮特(Gurupreet Khalsa)博士、斯维亚(Sylvia Rogers)博士和弗拉克琳(Franklin Ard)博士共同主持。报告采用现场体验方式,让参会的学者和专家们在现场通过有趣、互动的头脑风暴活动,亲身体验激发创造性的神奇过程。

分宜县社保局荣获全国人社系统优质服务窗口

在活动开始之初,每位参会人员从会务组提供的塑料玩具中随意选取一个自己喜欢的玩具进入会场,主持人古拉皮特博士开始介绍此次活动的目的:希望参会专家和学者们在一个自由放松、没有威胁、独自判断的环境中,采用独立思考和协作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创作诗歌或撰写故事,来体验创造性的产生过程,享受应用语言艺术自由创作的愉悦。
在第一个环节,参会学者和专家们被分成若干个由4-5人组成的小组,小组成员之间互相介绍各自的姓名和背景,彼此相互熟悉。进入第二个环节后,每个小组成员根据自己所选择的玩具进行5分钟的独立思考和自由联想,并在纸上记录下由这个玩具所联想到的各种故事、诗歌以及所有一切的想法。在第三个环节,每个小组成员分别分享自己的故事或诗歌,其他小组成员做笔记并与之进行交流、分享和协同创作。最后,由部分学者在全体人员面前分享自己的故事和诗歌。在整个活动过程中,与会者积极主动参与,在宽松和谐的氛围中体验了运用语言艺术进行创作的快乐,感悟了创新过程所需要的平和、友善、自由、交流、协作等外部条件和独立思考的内部加工过程。同时,也引发了对在教学实践中如何开展创新性教学活动的深层次思考。该报告及活动的独到设计,给参与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有助于激发人们创新性教学策略的灵感。
(三)主席报告专场之三:教育中的大数据:对教学设计的意义(Big Data in Education:Implications for Design)
来自美国哈佛大学研究生教育学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的克里斯托弗•詹•迪德(Christopher J Dede)教授作了“教育中的大数据:对教学设计的意义”(Big Data in Education:Implica­tions for Design)专场报告。首先,克里斯托弗教授向大家介绍了两个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NSF)资助、由他本人组织的教育大数据研讨会的主要内容和资源:一个主要讨论如何通过研究科学和工程中的有效伙伴关系,确定数据密集型研究(Data-intensive Research)成功的条件;另一个重点讨论的是如何运用科学和工程研究中的方法,推进教育中的数据密集型研究。随后,通过分享其“沉浸式学习”(Immer­sive Learning)的三个典型案例,生动地介绍了如何在生态系统科学教育中应用“大数据”开展教学设计研究。他认为,教育大数据具有海量(Volume)、高速(Velocity)、多样(Variety)、真实性(Veracity)四大特征。目前,在教育中研究的教育大数据主要有三种类型:(1)与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行为活动相关的微观行为数据;(2)与学生辍学或就学率相关的宏观行为数据;(3)与教师和学校属性与结果相关的宏观和中观层面的数据。对于教学设计来说,主要是探讨与学生学习行为相关的大数据运用,它是一个从“高瞻”(Highsight)到“远瞩”(Foresight)的过程:从利用大数据对学生的学习状态进行描述性分析(What is hap­pen?)到诊断性分析(Why is happen?)到预测性分析(What will happen?)再到处方性分析(Prescriptive Analysis)的过程。从而确定哪些学生可能会在哪里遭遇困难或失败,其成功的可能性大小;如何针对不同学生、在何时何地实施干预;哪些干预最为有效;如何有效地分配资源等。这些基于数据分析的教学设计和学习指南,对于提高教师教学、学生学习的有效性,具有重要指导价值。
克里斯托弗同时也强调,只有当为了收集和分析改进学习和评估所需全部数据的目的,是为了用于优化教学进行设计时,才能实现这些效果。所以,我们在进行教学设计时,要时刻铭记“我们要去向何方”?最后他这样总结:无论什么时候,数据都是客观存在的,而改变数据的技术和工具的运用,就像“显微镜”和“望远镜”一样,让我们更好地看清了数据,有了这些“显微镜”和“望远镜”,我们才能更好地发现数据的内在价值与关联。而教学设计,则是这一过程中让我们意识到这一切的最重要一环。[2]
(四)主席报告专场之四:人的学习和机器学习#作为合作伙伴的创新设计(Human Learning and Machine,A Partnership for Creative Design)
来自美国佐治亚大学的教育技术资深教授托马斯•瑞伍斯(Thomas C.Reeves)博士作了题为“人的学习和机器学习:作为合作伙伴的创新设计”的主席专场报告。瑞伍斯首先回应了人们对机器学习能力可能超越人的学习能力这一论断的担忧,他认为,尽管人工智能(AI)的发展让机器日趋“聪明”(Smart),但人类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机器仅能通过使用算法来分析数据、发现模式或预测结果,并以此为基础,调整算法以进行学习和改善学习。此外,机器学习的优势在于大数据处理,但并不能做出成熟的、深思熟虑的决策,也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和结论,最终的判断还是需要人来实现。这正如多年前人们担心自动取款机的出现会让银行消失一样,而事实上机器(自动取款机)尽管比银行工作人员能够更快地数钱、更快地计算存取款,但却无法为客户提供贷款、理财等其它附加值更高的银行咨询服务。

瑞伍斯认为,人们应对机器学习持有乐观包容的态度,即,机器学习能够极大地拓展人的创造力,尤其是在工程、建筑和教学设计等对创意或创造力要求较高的行业、领域。比如,利用深度学习软件的工程技术人员已开发出单凭人或者机器无法实现的创新性设计。在报告的最后,他指出:深度学习在教育技术领域的发展才刚刚开始,我们应该做好充分准备,加强对机器学习的研究和应用,从而在更大程度上有效开发机器学习的能力,以释放、提升人的学习、创新与创造活力。
(五)主席报告专场之五:应用“伯克万物相联思维导图”,通过内容和设计培养创造和创新能力(Implementing Burke Connection Mapping for Creative Insight into Content and Design)
来自美国詹姆斯•麦迪逊大学的理查德•印格瑞姆(Richard Ingram)做了题为“应用‘伯克万物相联思维导图’,通过内容和设计培养创造和创新能力”的专场报告,分享了他应用“伯克万物相联导图”来研究人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培养途径。“伯克万物相联思维导图”由詹姆斯•伯克(James Burke)提出并以其性氏命名。伯克作为最负盛名的英国广播公司(BBC)科学频道主持人和制片人,于1978年开始制作、播出享誉全球的名为“联结”(Connections)系列节目,追踪创新和发现之间历史关系。其中每一集都记录了人类技术发展进程中的典型案例和事件,并从1985年起,制作了10集《宇宙变化的那一天》(The Day the Universe Changed)系列纪录片。该纪录片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西方文化史中的科学革命及其哲学意义。因其所取得的成就,《华盛顿邮报》把詹姆斯•伯克称为“西方世界最有趣的人之一。
伯克认为,人们不能孤立地考虑现代世界的任何发展。相反,现代世界的整个表现形式是一系列相互关联事件的结果,每一个看似孤立的事件都由多个体或团体的各种要素的集合相互作用所导致的结果。而这些看似孤立事件结果的相互作用,是驱动历史和创新的基本要素。“伯克万物相联思维导图”提供了促进人们意外发现、即兴现象、机缘巧合或偶发创新以及顿悟现象的一种松散机制,这一机制建立在不同要素的并置或者知识要素中弱联结上,并能够让不同学科中的新手能够像专家一样,不断发现有趣的“富有想象力的模式”,这样就能有效激发每个个体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印格瑞姆详细讲解了根据“伯克万物相联思维导图”原理,人们的思维模式可用网络联结和节点以及这些节点的相互联结来表示。这一思维模式的显著特点在于识别表面上毫不相关事件之间的联结,从知识的角度表明“世间万物都是相互关联的,“当然,也包括你我”。他认为,这一思维模式的优势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促进跨学科思维。正如伯克本人所言,“当代社会对知识专业化的过度强调,导致了人们认为知识和发现就像存在于真空一样或只存在于自身范围这一错误的幻觉。而事实上,知识和发现产生于不同学科之间的相互关联。如果无法识别这些联结,历史和科学学习就成为无意义举动,人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也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第二,促进创新和创造性思维。“弱联结的强度”原则表明了思想的新颖性或新奇性。创新思想常常受到偶然的、可能性小的或先前并未为人所知的那些联系的影响,而不是人们常自以为是的,来自同伴或自身专业的影响。

阿坝州农牧业依法行政确保农畜产品源头安全

第三,强化学习动机。当个人知识和人类知识宝库中的知识建立关联时,个人学习才有意义。并且,这一关联才能够让个人有机会和动机去学习人类所积累的各种知识。
最后,在原本互不相关的知识和思想之间建立联结,可以获得知识的增长和智慧的启迪。印格瑞姆指出,这也正是学习的本质和发现的乐趣所在。
四、大会各主要分论坛的研讨
AECT由下设的12个不同分支以及8个附属组织构成。每次AECT年会的信息发布以及具体活动组织,也通过这些分支和机构所传达和执行。这些不同的分支机构为AECT注入了强劲动力和活力,体现出多样性和国际性。来自不同的分支和机构的学者,也把每年的AECT年会视作一场学术盛宴。
(一)文化、学习和技术分会(Division of Cul­ture,Learning and Technology)
该分会是对文化、学习和技术有兴趣的实践和研究人员的集合。分会的作用在于为该领域的专家学者们提供交流平台。在AECT2016中,该分会的学者为大家展示了主题各异、内容丰富的报告,一共安排了15场专题论坛,6场分组发言,3场圆桌讨论和1场海报展出。各自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成果,积极讨论和交流了创造力在各学科教学和在促进学生学习中的重要意义和作用,并同与会者就创造力的进一步开发与运用,进行了深入地探讨。
来自美国萨姆•休斯敦州立大学的东吉•宋(Donggil Song)博士与来自斯坦福大学的鲍尔•金(Paul Kim)博士,与各位学者分享了“将手机运用程序与协作式音乐课堂结合”这一研究报告,深入讨论了两者的结合对启发学生音乐创造力和理解力的重要影响。他们指出,在音乐学习中需要发挥学生的创造力。创造力不会凭空产生,学生必须有一定的基础音乐知识与技巧,并对传统音乐有一定的了解。在此基础上,教师需要鼓励学生在演奏技能运用、克服恐惧、做出决定等方面积极发挥自己的创造力。教师也应该积极鼓励学生接触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音乐,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体验机会去获得各种各样的尝试,从而促进他们的音乐创作能力。在传统音乐教学中,老师们过于强调正规音乐和表演能力的培养,而忽视了创造力在音乐学习中的积极作用。宋博士和金博士希望借助于手机应用程序的帮助,通过音乐研讨会等方式,为音乐教室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支持,从而让学生有更多的机会与空间进行即兴创作,激发他们的音乐创造力。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演讲是来自于美国普渡大学的博士生埃瑞纳•阿西比(Iryna Ashyby)和罗威尔(Lowell)博士。他们给大家分享了“通过深入的课程重新设计来培育网络环境中的学习文化”的研究成果。在演讲中,他们首先对“文化”一词进行了定义解析,指出不同学者对“文化”一词给出了不同的解释:韦氏词典将它解释为“特定的社会团体、地方或时间段的信仰、风俗、艺术,或在一个特定工作场所或组织中存在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工作方式。”而霍夫斯泰德(Hofstede)则认为,文化是“区分一个群体与另一个群体的思维集合。”库那沃德纳(Gunawardena)则认为,文化是“一个知识、信念、行为和风俗习惯的系统,其成员可以将它作为行为指示和成员间互动的基础。”在此基础上,他们将文化衍生到学习领域从而得出了“学习文化”的定义。接着,就如何改善网络教学环境进行了探讨。其研究对象均来自于普渡大学远程硕士项目的学生,选择了一门为期八周的必修课程进行研究。从学生构成看来,这个课程的学生来自美国不同的40个州,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教育工作经历。这一必修课也有一定的难度,适合于即将毕业的学生学习。
研究人员通过两个学期的访谈和研究,得出以下几点:(1)积极参与课堂讨论,并积极与同学互动,会使学生感觉自己是这个学习集体中一员;(2)网络学习集体的建立也会遇到很多问题,如,不同学生对学习互动的态度、学生自身的经历、学生的一些不当举动(如,讽刺别的同学等),都会对网络学习集体的建立造成不良的影响。此时,教师在维护良好的网络学习环境、帮助学生建立和谐学习集体方面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他们认为,教师应该做到:(1)鼓励学生积极参加课堂互动讨论。增加学生互动和讨论的频率,最好鼓励学生每天都与其他同学交流,这样可以让学生们很快了解同学。同时,让他们感觉这些同学仿佛一直在自己身边一样,从而建立自己的学习文化;(2)鼓励学生用开放的心态接受自己存在的不足,取长补短,促进同学间的相互学习。因为在网络环境中,同学很多不能见面,所以对其他同学的概念很模糊;(3)教师可以鼓励学生适当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从而使其他学生感受到他们是在跟真正的人进行交流与沟通;(4)适当鼓励学生建立自己的小团体,但这个方法需要慎重使用。

社保行业身份认证解决方案

研究也提出需要注意的问题:教师在设计课程的时候,需要有目的性地设计一些课堂活动,从而使课堂能够真的“活”起来。教师应该运用多种教学活动使学生之间的联系更紧密,从而促进网络学习环境的建立。同时,教师需要谨慎的考虑学习量的设置,过重的学习量会减弱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从而影响他们在网络学习环境中与他人的互动交流。
来自美国詹姆斯•麦迪逊大学的刘炬红(Christie)博士与该校的伊丽莎白•汤普森(Elizabeth Thompson)和霍华德•卡瑞尔(Howard Carrier)从微观的文化角度,透视了在教育技术师资培训中如何协同咨询并提供设计、技术、信息过滤及版权,如何合理利用信息的指导和支持。报告者向与会者展示了基于“社区询问学习模式”(Community-of-Inquiry,Col),即在基于大学社区设计在线和混合课程过程中,教学设计师和图书馆教工如何为设计课的教师提供咨询。这个协同咨询模式,包容了高校教师设计课程时的文化背景、社会交互、各自本专业知识、课程和系科的环境,以及教工和支持人员之间的合作关系,通过以多步骤、多阶段的方式,使得课程设计最大限度地受益于教学设计的标准、信息素养以及合理地使用在线资源(其流程如图2所示)。[3]
(二)设计与开发分会(Design and Develop­ment Division)
该分会旨在为AECT教学设计与开发分会的研究人员、教学实践人员提供资源、研究信息和展示的机会,以推动本领域的发展。AECT 2016该分会共接受了146份报告提议,这些报告以共时报告、小组专家讨论、圆桌报告、海报报告和短平快报告等多种方式,就学习数据、数据图形、新兴技术、基于游戏的学习和模拟学习、游戏和游戏化、计算思维、评估/设计案例和课程设计、设计在线课程、数码媒体设计、教工职教与教学设计、翻转课堂、教学设计领域的研究、慕课与开放教育环境、面向中小学的教学设计与技术集成、教学设计与高等教育、教学设计人员、教学设计战略、跨学科教育、数码徽章和移动应用开发等方面内容,为与会者展示了丰富的研究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以印第安纳大学的克题斯•邦客(Curtis J.Bonk,Indiana University)、夏威夷玛诺阿大学的凯瑟琳•夫尔福特(Catherine Fulford,Univer­sity of Hawaiiat Manoa)、南佐治亚大学的露西•格林(Lucy Santos Green,Georgia Southern University)、爱荷华州立大学的特拉•劳森(Tera Lawson,Iowa State University)、佛罗里达大学的阿龙•托马斯(Aaron Thomas,University of Florida)和伯明翰杨大学的大卫•维力(David Wiley,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所主讲的“新型的教育技术企业家”论坛,回顾了传统教育领域并不注重的企业家精神培养,分析了在经济不景气时代特别是全球工作市场萎缩的背景下,如何让更多的教育技术企业家涌现。他们以学者和教育技术企业家的身份,探讨了教育技术领域里孕育企业家计划的角色和可行性。
“设计与发展橱窗式展示”是2016 AECT的特别节目,旨在使设计者与观众就具有创意的课程、课件设计进行有深度的探讨。在两个小时的展示期间,七组课程设计团队向与会者们展示了他们基于理论和研究的新型设计,包括:“课题设计学习理论在博物馆教育中的应用”、“在招收本科生过程中品牌战略和ARCS动机理论的应用”、“工程专业的翻转课堂的设计与发展”、“一般系统理论在人类绩效分析中的应用”、“在新一代数学教学中的回归游戏以及游戏促进听的能力”等。
(三)远程教育分会(Distance Learning)
该分会旨在为所有从事远程教学设计、远程教学资源开发、远程教学实施、评估和管理以及远程学习理论和实践研究的会员,提供相关服务和支持并为其创造专业性的学习、实践社区的机会,分享行业内外最新实践和研究成果。为了促进会员职业发展、传播有效的远程教学实践案例和卓越的远程教学研究成果,远程学习部(DDL)专门设立了“水晶奖”(Crystal Award)、“最佳实践奖’(Best Practices Award)、“著作奖’(Book Award)和“优秀论文奖’(Journal Article Award)这四项年度奖项,以表彰远程教学实践和研究人员。“水晶奖”旨在奖励创新性优质多媒体远程学习课程(包括在线课程、视频课程等)和远程学习项目(包括独立单元、系列课程、讲座或研讨会);“最佳实践奖”的颁奖对象主要是远程教育领域的优秀实践案例(该实践案例需具备推广价值);著作奖”的颁奖对象主要是过去三年中出版的远程教育方面的理论或实践著作;“优秀论文奖”主要颁给过去三年里发表的远程教育最佳实践案例文章或理论研究。
在本次年会中,远程学习部收到了上百篇远程教育实践和研究的论文、报告,组织、协调了数十场圆桌会议、论文和研究报告宣讲活动,为年会的成功举办做出了很大贡献。参会者提交的研究论文和报告,涵盖了从慕课实践和理论中的学习分析、数字徽章等前沿/热点问题到远程教育质量保证研究等经久不衰的研究课题。
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ty)凡妮莎•邓仑(Vanessa Dennen)教授和其博士研究生吉亚•邦(Ji Yae Bong)在《基于数字徽章和学习分析的慕课学习研究》(Digital Badges and Learning Analytics to Explore the Learner Particpation in a MOOC)报告中,利用学习者获得的徽章,分析了在教师职业发展的慕课教学中学习者学习活动的参与程度,研究并讨论了不同的学习参与水平和参与模式与徽章获取之间的关系,并指出了他们在处理学习管理系统中的原始数据时所面对的挑战。
美国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余吉素(Ji Hyun Yu)和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的莎尼•沃森(Sunnie Watson)在题为《慕课学习者态度变化——潜在剖面分析》一文中,介绍了慕课学习者在慕课学习过程中的行为和态度变化。在分析三门不同慕课课程796个学习者的学习数据的基础上,研究发现,慕课学习者主要分三大类,即,知道者(Knower.n=426,53.5%)、实践者(Doer.n=36,4.6%)和综合者(Synthesizer.n=334,41.9%)。他们用卡方检验和多元统计分析的方法,深入研究了其学习行为和满意度、学习目的和学习活动偏好之间的关系。
美国弗尼吉亚理工学院(Virginia Tech)的张青(译音)和巴巴拉•罗基(Barbara Lockee)博士在题为《基于话语分析的慕课学习社区知识建构研究》一文中,介绍了如何应用包括社交线索、认知和元认知存在等的话语分析方法,来研究在线大规模交流互动环境下,即在慕课论坛上的交流质量和知识建构过程。他们应用并进一步发展了Henri(1992)提出的“计算机辅助沟通”(CMC)技术,从慕课学习社区的学习者沟通和知识建构模式角度,为未来的慕课教学设计提供了富有创意的启发。这些研究,丰富着远程教育研究的内涵,为远程教育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富有洞见的观点和建议。
(四)AECT国际部(International Division)
AECT国际部的报告者来自美国和美国以外的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带来了教育技术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成果,展示了教育技术在国际领域的发展动态。AECT 2016国际部承担了19场讲演发言,11场圆桌讨论,5个海报展示和3个小组论坛。其学术交流场次比2015年会増加了30%。国际部交流的内容丰富,从探讨教育技术在国际领域和不同文化下的理论与实践到国际视野下教学、学习、设计与研究领域里的创新与发展,为AECT年会的学术交流増添了光彩。
“苏格拉底论坛”(Socrates Seminar)是AECT 国际部的传统学术项目。论坛由一组专家与一位博士学生进行2小时15分钟的对话,其目的是通过提问与解答,帮助学生对其研究的课题进行分析、推理、演绎。论坛由美国卡梅隆大学(Cameron University)的吉哈瑞(Abbas Johari)博士主持,论坛专家包括美国哈佛大学人文学院的副院长博伊勒(Robert Boyle)博士、北亚利桑那大学(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涂志雄博士、俄克拉何马大学的布拉德肖(Amy Brad shaw)博士、台湾新竹教育学院的王淳民博士以及美国佛罗里达海湾海岸大学的王小雪博士等11位学者。参与苏格拉底论坛的学生来自比利时鲁文大学(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的博士生斯丹恩•凡•纳尔(Stijn Van Laer)。斯丹恩的研究兴趣是认知(Cognition)、动机(Motivation)与混合式学习(Blended Learning)设计,他希望通过其博士论文研究提炼出适合于混合式学习的设计理论。斯丹恩首先阐述了认知、学习动机、学生特质对混合式学习的影响,介绍了其博士论文的初步设计方案。专家们各持己长,从不同的视角回答了斯丹恩所提出的问题。同时,通过提问和解答,专家们则阐述了对混合式学习和教学设计的认识以及各自推崇的教育研究设计理念和指导思想。
在此论坛上,专家们也对博士生的论文研究提出了指导性的意见和建议:首先,论文的立题要立足解决学习中的实际问题,不要只注重大课题,要有“滴水穿石”和“集水成渊”的研究精神。其次,在研究方法与设计上,要注意研究的整体性,不可只见小树而无视大林。研究的设计应依据课题目的和内容,多渠道、多层次、多方面地对研究问题进行循环研究,让研究目的决定研究的手段和方法。再次,在对理论进行提炼、归纳、总结时,要注重理论的实用性,以确保能对学习和教学实践提供实际的帮助和指导。“苏格拉底论坛”着重通过对博士生论文的辅导,培养和提高他们自身的职业素养,包括提升敏锐的观察能力,灵活、有效地解决问题能力,严谨的科研作风以及对不同思想和观点的包容与尊重等。
外部供应商的供应商可能会泄露我们的机密数据,所以在供应链的信息安全管理方面,我们要求直接供应商在将我们的数据托管或转包给第三方之前必须获得我们的安全审核,在审核通过,获得正式授权后方可将它们分享给第三方。
国际部的其他报告也精彩纷呈。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的博士生王妮珂(NicoleWang)与她的教授凯尔•佩克(Kyle Peck)和莎娜•斯德哥尔(Sarah Stager)博士宣读了他们从文化视角来探索慕课的研究成果。他们依据荷兰社会心理学家吉尔特•霍夫斯泰德(Geert Hofstede)的国家文化维度理论,对慕课完成情况进行了统计与研究。霍夫斯泰德认为文化是人们学习与代代传承的,是群体共有的价值观、共同遵从的社会仪式、共同使用的符号表示以及信念和思维方式的总和,并从留个不同的层面解释文化的内涵(如图3)。
王妮珂和她的教授对67个国家的270,263个慕课注册者的课程完成情况进行了调查与统计分析,把霍夫斯泰德的六个文化维度分为“高”和“低”,将慕课注册者课程完成的情况分为“课程注册”、“完成课程”和“获得证书”(Earned Signature Track)三类。通过分析,他们发现:来自“权利距离”低、崇尚个人主义、不确定回避指数低(敢于冒险)、女性特质高、注重短期取向和放纵倾向高的国家的慕课注册者,更容易完成慕课的学习。该报告提示教育技术研究者:应将研究聚焦在影响慕课注册者的注册并完成慕课学习的因素上。
来自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的陈信助(Hsin-Tzu Chen)博士的报告“云计算和大数据时代下大学生信息安全与隐私素养在性别上的差异”,吸引了众多的与会者。他通过对台湾23所大学1410位大学生在信息安全和隐私方面的“经历”、“行为”、“概念”和“意识与素养”的调查与分析,发现在“概念”和“意识与素养”方面,没有证据表明性别优劣差距的存在。然而在“经历”方面,女生有更多的网购经历,而男生有更多的网游经历。陈博士的研究发现,台湾大学生对如何做出明智的信息安全和隐私决策方面,都有着强烈的意识。但对云计算中他们所面临的威胁却知道不多,没有足够的信息安全和隐私素养去识别潜在的危险。他指出:云计算信息安全涉及的不仅是安全编程、规章协议和运算构架,更为重要的是学生们在信息安全和隐私方面的日常决定与后果。信息安全和隐私素养教育是增强学生安全使用网络的最佳手段,他建议在大学开设信息安全与隐私素养的课程。教育工作者应从各个方面进行努力,包括向学生们揭示网络危险和邪恶的一面及缺乏信息安全与隐私素养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五)新兴学习技术分会(Emerging Learning Technology Division)
该分会旨在为从事设计、开发、实施、使用/研究技术工具的专业人员提供充分利用和交流的网络平台,以促进在符合伦理道德的标准下进行创新技术的生产和利用。AECT 2016该分会举办了26个平行分会,3次小组会议(Panel Sessions)和1次pecha kucha活动,重点推出了三个有关交互游戏的活动:“自己创作增强现实(AR)技术游戏”、“课堂中的创造力和学习游戏”以及“一起来玩游戏”。这三个活动主要帮助与会者了解如何使用增强现实工具(Aug­mented Reality Tools),如何创建游戏应用程序或将传统的棋盘游戏和技术相结合,以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与效果。
来自美国东卡罗来纳大学(East Carolina Uni­versity)的艾比(Abbie H.Brown)教授和加州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Fullerton)的提姆(TimD.Green)教授认为,虚拟现实(VR)技术是当前以及未来的主要消费趋势之一,VR体验有可能改变个人的想法和行为方式。目前已发表了大量关于VR最新软硬件方面的文章,但其在教育和培训中的应用也至少需要一年。一直以来,VR—直是一种资源密集型技术,需要昂贵的硬件和专业知识,这也制约了其在教育实践中的应用。提姆教授还收集和整理了最新数据和资料,向参会者介绍和展示了包括Google Cardboard在内的适用于当前教室的便宜/易用虚拟现实工具与各类网站、APP虚拟现实内容资源,以及相关的应用经验和体会等。[4]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课题“联通主义慕课作为新型外语课堂教学模式的有效性影响因素研究”(课题编号:16BYY089);国家留学基金委“青年骨干教师出国研修项目”(批准号:201606265064);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4教育部重点课题“基于情感计算的学习助理研究”(课题编号:DCA40239);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立项资助课题“宁波史上《英话注解》的语言文化接触研究”(课题编号:14NDJC066YB)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王小雪,博士,美国佛罗里达海湾海岸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育技术副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AECT)执行理事(2016-2018),国际华人教育技术协会北美地区理事(2015-2017),主要研究方向:网络学习环境与培训、虚拟现实技术以及教育技术的整合等;刘菁,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信息技术教育、在线学习与评价、教师教育等;许涛,博士,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慕课与教育信息化、创新创业教育、英语教育等,系本文通讯作者;陈蕙若,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教育学院在读博士,主要研究方向:移动教学、网络教学和跨文化环境下的网络课程设计;刘炬红,博士,美国詹姆斯•麦迪逊大学图书馆与教育技术学院资深教学设计师,AECT国际会议筹划委员会成员(2011、2016),国际华人教育技术协会(SICET)会长(2016-2017),主要研究方向:技术整合及教师培训、开放教育资源设计、在线环境中实时和异时合作教学等。
转载自:《远程教育杂志》2017.1 第35卷 总238期
排版、插图来自公众号:MOOC(微信号:openonline)
产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MOOC”公号转载、编辑的文章,编辑后增加的插图均来自于互联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对文章观点负责,仅作分享之用,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内审核处理。
了解在线教育,把握MOOC国际发展前沿,请关注:微信公号:openonline公号昵称:MOOC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实施数据中心、信息科技基础设施等重要外包应格外谨慎,在准备实施重要外包时应以书面材料正式报告监管机关。

猜您喜欢

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基本规定有哪些
安全口号标语的效力和宣教突破
网络安全公益短片防范移动僵尸网络
澳大利亚驻成都总领事离任 打包郫县豆瓣酱回家
JC258 SENSEPLATFORM
信息安全产业破局在普及信息安全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