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陈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案件信息来源于裁判文书网

“威胁情报能预测哪里要发起攻击?说这话的一定是骗子!”

文中对其他信息进行了隐匿

安监总局:新版《企业安全生产标准化基本规范》4月起实施
老干妈”刮骨”打假 查出前员工涉嫌泄密配方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6)粤xx刑终xxxx号

原公诉机关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某,男。
辩护人阮某某,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梁某某,男。
原审被告人陈某,男。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某、杨某某、梁某某分别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一案,于2016年7月4日作出(2016)粤xxxx刑初xxx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杨某某、梁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查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并讯问了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审理查明:原审被告人陈某于2008年9月入职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成为该公司东莞市某某分部仓管员,其工作职责主要是快递件的入、出仓及问题件的处理等,岗位说明书明文规定“禁止下载运单信息、客户信息等”。2014年间,陈某认识了懂编写计算机程序的原审被告人杨某某,两人商议由杨某某编写一套批量下载客户信息的软件交给陈某,陈某伺机非法获取某某公司客户信息资料卖给杨某某。2014年12月开始,陈某利用工作便利,冒用公司分部主管的权限,使用杨某某编写的批量下载软件,多次侵入某某公司运营管理软件系统—xxx系统,非法批量下载杨某某需要的购买“壮阳药”“保健品”等类型的客户资料信息面单(快递单图片,上有收寄双方的个人信息)三十余万张(从陈某小米手机检测出某某公司快递单图片10119张),以每张面单0.1元的价格卖给杨某某。陈某通过自己的QQ(号码:28×××28,昵称:“XX”)将面单传输给杨某某的QQ(号码:57×××77,昵称:“XX”,后变为“xx”),杨某某通过其妻邓某名下的支付宝向陈某控制的工商银行卡(户名周某,卡号62×××82)付款,2014年12月11日至20l5年7月7日,邓某名下支付宝向周某工商银行账户付款36300元。原审被告人杨某某将从陈某处非法获取的客户信息在网络上利用QQ平台以每张面单信息1-3元的价格对外销售,获取非法利益。经查,杨某某向包括原审被告人梁某某在内的相关人员出卖某某有限公司客户信息资料近十万条,通过支付宝等方式收款非法获利14万多元。杨某某通过自己的QQ将面单传输给梁某某的QQ(号码:38×××38,昵称:“XX”),梁某某通过其母亲杜某某名下的支付宝账户付款向邓某名下的支付宝账户付款,20l5年4月9日至6月25日,杜某某支付宝账户向邓某名下的支付宝账户共付款47516元。
原审被告人梁某某又将从杨某某处非法获取的客户信息在网络上利用QQ平台以每张面单信息5-6元的价格对外销售,获取非法利益几万元。
原审认定事实有如下经庭审出示质证的证据予以证明:
移动端病毒暴增 电脑病毒真会”退隐江湖”吗
一、物证:扣押物品、文件清单
1、从陈某处扣押小米手机(139××××7729)一部、中国工商银行卡(卡号为62×××82)一张、戴尔笔记本电脑一台。2、从杨某某处扣押苹果手机(150××××6721)、华为手机(153××××0836)。3、从梁某某处扣押黑色型号20037联想牌笔记本电脑一台、白色手机(187××××6123/15×××06)一台。4、从杨某某之妻邓某处扣押黑色T440型联想笔记本电脑一台、组装主机一台。
二、书证:1、委托书、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明等:某某公司委托员工黄某报警。2、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3、卡号为62×××82银行卡,户名为周某,基本账户账号20×××53的活期历史明细清单:证实2014年12月11日—2015年7月7日,邓某向周某付款36300元。3、某某公司点部主管职位说明书。4、陈某入职信息登记表、员工登记表。5、仓管员岗位说明书。6、抓获经过、缴获经过。7、陈某、杨某某、梁某某的人员信息。8、梁某某指认其用支付宝购买某某快递单的支付宝交易记录:证实2015年4月9日-6月25日,杜某某向邓某付款47516元。9、杨某某指认他用邓某和杨某某身份开通支付宝的交易记录:证实2015年3-5月,杜某某向邓某付款48877元。
三、证人证言:1、证人邓某(杨某某之妻)的证言:我丈夫(杨某某)自己在开网店,主要卖床上用品四件套,另外还自己编写软件卖。他编写的都是进销存软件、营销软件。进销存软件就是进货、销售、储存之类的;营销软件就是用在淘宝、京东网站上面的。客户通过电话和QQ与丈夫联系。客户先找到杨某某要求编写软件,杨某某再根据客户的要求编写好软件卖给对方。我支付宝账号是:e31×××@qq.com,密码:xxxx。但是这个支付宝账号都是杨某某在使用。不知道杨某某贩卖XX客户面单据的事。
2、证人袁某的证言:我是XX东莞公司西南点部财务,工号xxxx,密码两个月修改一次,这是公司规定的。我可以通过员工工号,输入密码登录公司的xxx系统,这只能在公司的内网登录,我账号登录可以查阅运单图片,看运单图片的信息,2015年5月份之前有权限下载这些运单信息及图片,之后就没有了。我曾将账号和密码给陈某使用过。陈某是其公司西南点部的仓管员,主要负责快递到发件的分拨与工单的处理。陈某称他的账号有好多图片看不见,只能用其账号,考虑到公司的利益就给他使用了。我员工账号和密码就陈某一个人知道,不知道陈某使用过其账号登录系统进行批量下载某某公司的客户数据单。
3、证人田某的证言:我在XX速运公司东莞分公司西南点部任主管,负责西南点部的营运、市场开发、客户维护,工号xxx,密码是两个月改一次,这是公司要求的。我可以通过员工工号,输入密码登录公司的xxx系统,这个只能在公司的内网登录。我账号登录可以看一部分运单图片,对于部分代收货款的运单看不到,还可以看见物品邮寄的路由情况,对于单张的运单图片可以另存到电脑上然后进行打印,不能同时下载多张的运单图片和其他信息。陈某没有员工账号,不能登录公司系统。因为陈某的权限不够,只有我的权限才能看到所有的信息,他找我要账号,说是为了工单进行补录单,因为公司在入职时都有过保密教育,当时就放心给了员工账号和密码。我不知道陈某使用过我的账号登录系统进行批量下载某某公司的客户数据单。
4、证人何某的证言:我是XX速运(东莞)有限公司土桥点部的主管,负责点部的日常管理工作,工号xxx,密码两个月修改一次,这是公司规定的。我曾将账号和密码给过仓管组长范佳使用过。当时仓管组长发微信向我要的密码,陈某是通过仓管组长要的密码。陈某有工号但是没有xxx系统的登录权限,登录权限是可以向公司申请的,但是陈某没有按要求操作,一直在用我的账号。我的账号可以查询快递运单、运单图片下载、把数据导出等。不知道陈某使用过其账号登录系统进行批量下载某某公司的客户数据单。
四、被害单位报案人黄某的陈述:我是某某有限公司的安保经理,负责公司内客户资料的安全和快递运送安全等。2015年3月份我公司接到客户投诉,主要原因是我们公司相关客户信息被泄露,很多收货方接到第三方诈骗电话,冒充XX或者寄方实施诈骗。其中运单号码为xxx是3月14日由深圳发往湖北xx市的快递,3月23日收方投诉接到诈骗电话,3月24日寄方投诉我们公司将客户资料泄露。通过检查核实发现,公司内部一名员工(某某公司东莞区西南部收款员袁某,工号xxx)对该单进行了查询,同时我们通过该员工的工号在公司服务器内进行反查发现通过该账号在3月20日凌晨1时至3月24日上午10时许共查询了xxxx条客户资料。因此我们确定有人非法侵入我们公司服务器并对客户资料进行窃取和下载。
五、被告人供述及辩解
1、陈某:我从2015年1月份开始用我的QQxx×××xx,Q名为“XX”(繁体)从QQ号xx×××77,Q名为“XX”(我备注为“杨某”)那里下载了一个软件,用于我在XX东莞分公司上班的时候提取公司客户信息,然后卖给“杨某”,全部是0.1元一条。我把杨某给我的软件(我觉得这个软件是杨某自己做的,因为我用软件有问题时他就叫我拍张照给他看,告诉他哪里出现问题了,他就会当场把软件修改再发给我更新的版本来下载数据)存储在我的手机号码为139××××xxxx的手机里,位置是手机储存卡的Tencent/QQfiles/123,然后到上班的地方,用手机连接公司的电脑,然后将软件直接打开,进入登录页面,把主管的账户和密码输入(一般都是用三级主管的权限下的,账户是主管的工号,工号在通讯录和工作xx都能找到,密码是有时周末要我们处理问题的时候告诉我们的,我就把密码记住了),输入后弹出一个下载的界面,之前对方将单号(主要是代收货款的客户的单号)发给我,我就用这个软件把单号粘贴输入,然后批量下载,下载的数据就是面单,面单上是收寄双方的资料,包括家庭住址、联系人及联系人电话、代收金额、月结账户。最多可以存放六、七千条,下载成图片之后放在一个文档里,压缩成文件包存回手机里,如果信号好就用手机QQ发给“杨某”,如果信号不好就拿回家用电脑QQ发给对方。每次“杨某”要客户信息的时候都会把软件和代收货款客户的单号都发给我一次,因为他怕软件升级了我这边无法下载数据。每次都是他更新完发给我,我再根据他的单号下载数据。我一共下载了大概10万条数据,具体次数我不记得了,具体数量我也没统计过,获利20000多元。刚开始是他先打钱给我,我再把侵入系统的数据发给他,后来互相信任他就先把数据给我,我再侵入系统获得数据后发给他,过几天查下账户。“杨某”让一个叫邓某(我只知道她是“杨某”的老婆,“杨某”告诉我的,我没有见过她)的通过支付宝钱包把钱转到我的工商银行62×××xx的账户上,户名为周某,是我叫周某开张卡给我,不想用自己户名去开卡,免得卖信息收钱的时候被发现,他不知道我拿他的卡来卖信息收钱的。我后来才知道“杨某”把信息卖给别人,别人有可能用来推销、诈骗。
2、杨某某:2014年我在东莞认识一个叫“陈某”的人,他在某某公司上班,我跟陈某商量好我来编辑一个软件可以批量下载XX的客户数据,然后把软件交给陈某,每次都是我给陈某XX的单号,让他通过某某公司内部网络登录下载客户面单,面单包括公民的姓名、电话、邮寄地址、购买物品种类等,然后他通过QQ进行传输,把数据卖给我,我再找买家来贩卖这些面单,从而获利。陈某把下载后的面单卖给我按每条0.1元给我,一共卖给我大概有13万条数据,我一共通过支付宝(用我老婆的名字邓某开的支付宝,只有我用,我老婆不懂这些)转账给一个用户名叫“周某”的账号为62×××82的工商银行,付款给“陈某”大约2万元,陈某说用自己的银行卡容易被发现,为了逃避打击,用了这个银行卡。然后我把买来的XX面单在网上进行贩卖,买XX面单一共获利14万元左右。卖完就将数据删除。我主要是卖壮阳药、丰胸、减肥、电子、保健这些类型的XX面单,因为这些信息很多人想购买,我就找相关类型的XX单号,发现XX快递的单号的规律性,把这个类型公司卖的货的单号编辑出来,这样就会有很多单号,然后把这些单号发给陈某,将这些单号的数据导到我编写的软件中,这样就可以在XX的服务器上去下载XX单号所对应的面单。我都是在网上卖的,卖给一个QQ号码为38×××xx的人,昵称是:“XX”,电话号码是15×××06,我一共卖给他大概4、5万条的数据,一共获利4万多元,具体多少我也没有统计,基本上是我把XX的面单通过QQ发送给他,他通过支付宝名称叫杜某某给我打钱;还卖给一个QQ号为89×××00的人,昵称是:“我聚宝盆、”,电话号码是185××××7698,卖给他大概2万条的数据,一共获利2万多元,具体多少我没有统计,平均一条大概一块钱左右,也是通过支付宝给我打钱,他的支付宝变化很多;还卖给一个QQ号为19×××58的人,昵称是:“相思”,电话号码是159××××3503,卖给他大概2、3万条的数据,一共获利2、3万元,具体多少我没有统计,平均一条大概一块钱左右,他通过“雷威”的支付宝账户给我打钱。
3、梁某某:2014年12月份左右,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XX”的人(QQ号码:57×××77),他说有XX的客户资料卖。我想买这些资料然后卖给别人来获利,价格主要是对方来定,刚开始是一元一条数据,后来变成了两元一条数据,每次的价钱都不一样。我向他购买的都是做手机类的XX数据信息。有时候是我提供XX单号给XX让他提取数据,有时候是XX直接给我做手机类的XX数据。每次给的XX客户数据都不一样,几十条,几百条,几千条不等。每次价格都不一样,一开始一元一条后来涨到三元一条。每次都是“XX”告诉我一共多少条多少钱,让我先把钱转给他,然后他通过QQ发给我。我是通过支付宝给他的支付宝转账的。我使用的支付宝账号是:xxx×××@qq.com,密码是xxxxx。开户人是杜某某,我用我母亲的名字开户。“XX”的支付宝账户是xx×××@qq.com。我还有一个支付宝账号15×××06,开户人:xxx,密码是xxxxx,这个是我卖XX数据收款的账户。我主要是通过QQ和手机与XX联系,我的QQ号码是38×××38,昵称:XX,密码是xxxxx这个是用于购买XX数据的号码。还有一个Q群号码是xxxxx,昵称:无所谓,密码:xxxxx。我的手机号码是15×××06和187××××xxxxx,XX的电话号码是150××××xxxxx。我是用15×××xx这个北京号码跟XX联系的,以逃避打击。我买来的数据都是以5-6元卖给别人,向我买数据的都是QQ联系的。对方的号码我要在QQ里面找。对方付款打到我使用的支付宝(账号:15×××06)。QQ号码为16×××xx,昵称为:求购高价手机,向我购买了5000元左右,一共3000条左右。QQ号码为45×××xx,昵称为“坑—-”,向我购买了约两万元,一共两万条左右。
梁某某第一次供述称买卖数据获利5、6万元,第二次供述称总共买了3、4万条XX快递信息,总共花了4、5万元,数据总卖出去10来万元,获利4、5万元。
六、鉴定意见:1、广东xx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所程序功能性检验、xx证司法鉴定所[2015]司鉴字第xx号:经鉴定,“xxxxx”程序具有以XX的快递号批量导出XX的快递单图片功能。
2、广东xx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所检验报告书:送检手机中的“xxxxx.tex”、“7xxxxx.tex”文件中内容记录与储存于某某有限公司指定服务器中快递单号一致共有10119条记录。
七、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1、陈某辨认出杨某某。2、杨某某辨认出陈某。3、杨某某指认其与QQ号为38×××38交谈买卖XX数据的聊天记录的手机截图。4、陈某指认他与杨剑聊天记录的照片。5、陈某指认杨剑打钱给他的,户名为周某的银行卡的照片。6、梁某某指认他QQ为38×××38的信息和QQ内的好友的照片。7、梁某某指认他从QQ号为57×××77购买的存放在电脑中的某某快递单的照片。8、梁某某指认他向QQ号为57×××xx购买某某快递单的聊天记录的照片。9、梁某某指认杜某某名下的支付宝账号,用户名为xxxxx×××@qq.com,用户ID为xxxxx,其用于购买某某快递单信息。10、杨某某辨认的他用杨某某和邓某的身份资料开通的支付宝账号。其中杨某某身份资料开通的支付宝账号为.×××@QQ.com,用户ID为xxxxx。其中邓某身份资料开通的支付宝账号为×××@QQ.com,用户ID为xxxxx。
八、视听资料、电子数据:支付宝账号为×××@qq.codu3×××@qq.com、15×××三个支付宝账户的开户信息,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7月14日的交易流水、登录IP,交易对手信息等上述数据的光盘。
原审被告人陈某对认定的犯罪事实并无异议,但认为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而非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其辩护人辩称:1、起诉书中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陈某获取的面单数量以及非法所得金额,应当认定陈某非法获取的数据为十万条,获利金额一万元。2、陈某系初犯,归案后积极配合,如实供述,具有坦白情节。3、建议适用缓刑。
原审被告人杨某某对查明的犯罪事实并无异议,但认为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其辩护人辩称:1、杨某某的软件并没有侵入信息系统,仅是批量导出的功能,该程序不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的“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的情形。2、因陈某的工作原因,其登入系统的方式是因为其获得同事袁某、田某的账号密码,陈某、杨某某并没有入侵XX系统。3、杨某某具有坦白情节,且当天表示认罪,具有悔罪表现。4、杨某某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较小。5、建议适用缓刑。
原审被告人梁某某当庭认罪,但认为其没有购买十万条那么多,其大概购买了两万条左右;其每单对外销售的价格是0.5元-6元;对起诉书指控的其他内容没有意见。
原审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陈某采用其他技术手段,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原审被告人杨某某向陈某提供的程序系专门设计用于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的工具,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原审被告人梁某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进行销售,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原审被告人陈某、杨某某行为所涉及的罪名,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项明确规定:其他专门设计用于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的程序、工具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的“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本案原审被告人陈某以同事的账号、密码登入被害单位的计算机信息系统,该行为仅系为了方便工作,并不代表陈某即可合法下载该计算机信息系统内的数据;陈某在明知公司禁止下载客户信息的情况下仍非法使用原审被告人杨某某提供的软件,在短时间内批量下载了被害单位计算机信息系统内的数据(客户信息),该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二原审被告人及各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指向原审被告人陈某未实施侵入、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行为,但陈某使用杨某某提供的软件后批量下载数据的行为亦符合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罪名的构成,故二原审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罪名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原审被告人陈某曾供述称非法获取了大约10万条信息,其使用的“周某”账户在2014年12月11日—2015年7月7日间收到原审被告人杨某某使用的“邓某”账户付款36300元,该两项事实能够证明公诉机关指控的原审被告人陈某犯罪事实属实,符合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辩护人关于原审被告人陈某犯罪情节的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原审被告人梁某某的辩解,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杨某某向包括梁某某在内的相关人员销售近10万条的个人信息,并非指控向梁某某一人销售10万条,而根据杨某某、梁某某的供述和“邓某”与“杜某某”账户的转账数额,梁某某具体购买的个人信息数量应认定为4万条。综合考虑三原审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款,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审被告人陈某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二、原审被告人杨某某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三、原审被告人梁某某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四、缴获的作案工具手机、电脑、银行卡等由扣押机关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杨某某不服判决,认为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上诉请求撤销判决。其理由: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的本意,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显然是指其必须是具有“非法侵入”和“非法控制”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的两大功能的“程序、工具”。一审没有提供证据可以证明,上诉人杨某某向陈某提供的软件能够侵入、非法控制某某有限公司计算机信息系统。2、能够进入某某有限公司营运管理软件系统——xxx系统,是陈某通过其职务之便获取的密码等信息进行的,不是上诉人杨某某提供的软件使其进入的。上诉人杨某某提供的软件功能只是达到扩大下载数据功能,一审出示的鉴定结论:“…程序具有以XX的快递号批量导出某某快递单图片功能”,也证明上诉人杨某某向陈某提供的软件具有批量下载数据的功能,而不是具有入侵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入侵”功能。3、一审认为原审被告人陈某采用其它技术,从而非法获取某某公司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也与事实不符。陈某是利用职务之便进入某某公司计算机信息系统,而不是利用其它技术手段进入的。3、上诉人杨某某提供给陈某的软件并不是侵入、非法控制某某公司营运管理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这把钥匙。如果上诉人杨某某提供的软件是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上诉人杨某某完全可以自主地侵入某某公司计算机信息系统,去获取其中的信息,无需再花钱去向陈某购买。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基本与杨某某的上诉意见一致,亦认为杨某某不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
原审被告人梁某某不服原审判决,认为一审量刑过重,其上诉称,在公安机关审讯时,其没有说过“我想买这些信息然后卖给别人来获利”,其当时在网上买信息主要用于公司的产品推广,公安机关人员也看到其销售的产品,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人需要这种信息,为了抵消买信息的成本,就出售了部分信息,但公安机关没有任何记录“我是用于公司产品的推广”,只记录其卖给别人来获利,有故意扭曲事实原由的感觉,其买信息主观上就是为了获利,对于信息的来源,其也不知道是侵入计算机系统非法获取来的。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所采用证据均经原审庭审举证、质证,经本院审理并未发生变化,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陈某采用其他技术手段,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上诉人杨某某向陈某提供的程序系专门设计用于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的工具,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上诉人梁某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进行销售,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陈某、杨某某、梁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坦白,可从轻处罚。关于上诉人杨某某及其辩护人所称上诉人杨某某不构成非法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陈某、上诉人杨某某是否分别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非法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亦为一审审理的争议焦点,一审判决已对该争议焦点作出的阐述,本院予以确认,不再赘述,上诉人杨某某及其辩护人的上诉、辩护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梁某某提出的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上诉人梁某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事实清楚,其上诉所提其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也是为了用于公司产品推广,及其不知道获取的个人信息是他人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所获取的上诉意见不影响对其的定罪量刑,上诉人梁某某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吴 xx
审判员黄xx
代理审判员温 xx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三日
书记员马xxx(兼)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深圳声速重磅新闻

声速律师团队高端刑事辩护组邀请微友们扫描直接加入|高端经济法律讨论群|,和来自全国,主要来自深圳的老板、高管、金融人士、创业先锋、律师、法律顾问、法律从业人员互动吧。
“群内会不定期组织线下群友交流会,邀请从业十多年的多名专业律师或金融人员给大家分享合法合规经营及相关问题处理沙龙。”
如果您有其中一个原因,就请扫码加入我们的高端经济法律群吧:
1、您本人和朋友亲属想咨询经济犯罪辩护相关事宜;
2、您的公司需要防范经济法律风险;
3、您对于增值税发票开具行为是否合法合规不太确定;
4、您想了解巨额合同诈骗定罪量刑标准;
2、您想咨询和了解经济类犯罪的辩护要点和司法动态;
3、您想分享自己的对刑事案件的观点和理念;
4、您是法学在校学生刑法专业;
5、您是一名刑事辩护律师;
6、您对声速律师感兴趣!!!
7、其他原因。

网银账号,银行密码,游戏账号信息等的泄露会造成严重的危害,因为这些信息承载的不仅仅是虚拟的网络世界,它们已与现实中的经济问题挂钩,会直接导致个人经济利益等方面的损失。
真的只用按一按或者扫一扫!
本群群主:朱逸聪律师(多年深圳经侦从业经验)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IT外包是个大方向,除了技术和市场销售之外,云服务商的IT服务管理也是核心竞争力,组织的信息安全人员需更多考虑IT外包服务中的IT服务安全管理。

猜您喜欢

计算机网络安全基础微课
互联网诈骗份子的美好时光
不限行业的EHS在线网络视频教程
还有多少最差班子需要回炉淬火
MYDUPLICATIONACADEMY VINCENTPRICE
安卓智能机劫持飞机案件引发航空恐慌